春节期间沪服务业超三成职工选择留守

2017/1/16 9:04:10

作者:邵未来;陈宁 来源:劳动报 编辑:赵彤云

      临近过年,多个服务性行业都迎来了用工压力。餐饮、物流、家政等行业均通过不同措施应对短期的“用工荒”,确保平稳度过这段时间。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这些行业,超过三成的员工选择留在上海过年。面对选择,这些留守职工纷纷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WDCM上传图片

      快递

      90后快递小哥:为了多挣钱选择除夕值班

      早上8点不到,小郭来到公司松江康城的仓库,开始和同伴一起卸货、分拣货物。这几天正赶上上海降温,6℃左右的室外温度,从公司租在附近小区的集体宿舍出发,小郭是一路小跑来的。

      分货完成,小郭领到了32个派件,他解释:“临近春节的这段时间,包裹减少了很多。平时都在200多个,在‘双十一’、‘双十二’大促的时候要将近300个,送件要送到晚上12点。”一边说着话,小郭的手却没有闲着,他迅速将包裹按照门牌号有次序地叠进电瓶车的货框里,动作熟练,一气呵成。

      尽管业务老练,但从与同伴的拌嘴打闹间不难看出,小郭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年轻小伙。1994年出生的他是跟随叔叔一起从杭州萧山来沪打工的,叔叔承包了一个快递网点,他就跟着成了一名快递小哥。这是他在上海工作的第二年,他的人缘不错,同一个网点其他快递员对他的评价也很高,说他手脚勤快,每个月收派件排名都很靠前。

      勤快工作让小郭赚到了钱,虽然没有网上传闻的那么高,不过,他已经觉得很满意了。他说,“快递员的薪资不固定,多少全靠收发包裹的件数。”除了工作,业余时间他只喜欢打游戏,也因为没太多娱乐生活,他平时很少休假,基本上都是连轴转。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多送件,他们的吃饭时间也尽量压缩,一群小伙子聚在公司急急忙忙扒拉几口饭,分享自己遇到的派件趣事,有时候凳子都还没坐热,一盒饭就已经咽到肚子里了。

      “今年春节不回家了,我在公司值班。”往自己的玻璃保温杯里倒上一杯热水,小郭边取暖边回答着记者的问题,去年,春节期间小郭也选择了值班,“那几天的工作量其实很少,但是有加班工资,公司每天还给补贴。”小郭很实诚,他留守的理由就是为了多挣钱,一个春节假期结束,他可以多挣几千块钱。当被问到这个年打算怎么过,他想了很久才说,“还没想好,可能空下来跟兄弟们去市区逛逛南京路。” 快到九点了,给自己的电瓶车换好电池,小郭把刷卡机往背包里一塞准备出发派件了。临走前,记者问他,“想家吗?”他腼腆地笑了,嘴里嘟囔着,“大年三十晚上特别想。”

      行业数据

      春节单日需求降至7%三成快递员留守运营

      临近年关,快递公司也逐步开始收工准备过年了,本周起包括四通一达、顺丰在内的快递公司将陆续进入“春节模式”,部分地区将停止收件。

      据了解,江浙沪地区,韵达最早1月19日停止收派件,圆通、申通1月22日逐渐减少收派件,中通1月24日停止收派件,顺丰1月25日开始陆续放假。上述快递公司均表示,春节期间仍有值班人员进行收派,但派送速度会受影响,年后于正月初八起逐渐恢复正常。

      小郭的生活是国内百万快递员中的一个缩影,记者了解到,尽管春节期间民营快递公司都尽量做着“不打烊”的准备,但每年这个时候,的确有不少快递员会返乡。据悉,根据往年的情况,快递员春节返乡的高峰期一般在除夕前一周出现。而留守的员工,一部分会留守在总部,管理仓库;还有一部分会被派到各个快递站点,负责日常的送件工作,春节期间加班的基本上只占平时员工数的三成。

      春节是快递行业的淡季,单日的快递需求是平时的7%-8%,有些快递员可能一天都发不了一个件。圆通上海区域总经办主任易淑武告诉记者,为了鼓励、感谢留守员工,公司除了会奖励经济补助,还会在大年三十举办尾牙宴、发送新年红包让员工感受过年气氛。另外,为了感谢辛苦一年的快递小哥们,公司已经连续几年为员工们提前抢购火车票,让他们能够顺利回家过年。

    WDCM上传图片

      家政

      家政服务员:难舍这份情,过完年再回家

      “儿子,爸爸妈妈过年不回来会不会怨我们呀……”情到深处,来自河南的家政员吕凤云强忍着泪水,在电话那头和儿子说着话。今年,因为工作关系,吕凤云权衡再三,还是选择留在上海。

      “今年我服务的一个老先生身子不太好动,老太太也做不动,我想着,还是先留下来照顾照顾吧。”吕凤云告诉记者,其实自己每年过年都会回家,这次也是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在这家做了一年多了,也有了感情。当老太太和我说,小吕,你留下每天来个1小时也行,我整个心都软了,想想过年人也不好找,就算换个人也做不来,还是不回去了,帮帮他们吧。”说到这里,吕凤云的眼眶又湿润了。

      吕凤云的儿子明年就要参加高考,正是最需要父母陪伴和鼓励的时候。双方的父母也都在老家苦苦企盼在外忙碌了一年的子女能够回家一起过年。

      吕凤云说,家里老人虽然没有埋怨,但每一通电话中总会流露出些盼归的想法。“他们看到别人家都团圆了,心里总不是滋味,总说着,回来吧回来吧。本来我们这个行业一年就回不去一次两次,过年即便这边钱再多,不回家总觉得很愧疚。今年只能打电话了,等过完年,一定要回一趟家。亲情,怎么割舍掉。”吕凤云揉了揉发红的眼圈说道。

      于七妮来上海从事家政业务已经6年了。今年她同样没有选择回家。“很欣慰的是,儿子来这边过年了,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在一起吃顿年夜饭,虽然租的房子小,但很温馨。”

      前两天,读大三的儿子坐火车来到上海。于七妮说,现在利用寒假时间,儿子正在找活打零工。去年一整年,她因为忙碌的工作都没有时间回去一次,但最让她欣慰的是,儿子长大了,独立了,不用她操心了。“我们出来打工,儿子在家也养成了独立的习惯,也慢慢锻炼出来了。”

      于七妮坦言,来上海这么多年,其实对上海也有了感情,把这里都当成家了。“本来春节东家也没有放几天假,再加上春节车票也不好买,儿子也过来了,就不回去了。”

      行业数据

      春节钟点工价格涨至50元/小时企业发红包提高待遇稳定队伍

      市商务委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本市家政服务人员约50万,其中家政服务机构内的家政从业人员20多万,市场保障基本平稳。相关人士指出,随着春节临近,一方面因春节回家过年家政服务人员减少,另一方面需求端也因居民外出旅游增多和节假日用工成本增加同步降低,总体来看,“一老(居家养老护理)一小(月嫂及母婴护理)”刚性需求市场供给紧张,区域性钟点工弹性需求则供给有余。

      上海中逸公司长寿家政中心经理刘中苏告诉记者,今年企业有超过60名家政人员专门负责春节期间的保障工作,占到总体数量的近5%。而超过85%的家政人员则选择留沪继续工作。“此外,从1月22日到正月十五期间,钟点工的时薪将涨至50元,比平时贵15元左右。”

      刘中苏告诉记者,借鉴总结去年的经验,今年企业规定,凡是过年回家的家政人员需提前45-60天提出,以便雇主进行调换。通过轮流休息的方式,确保了节日期间的正常供应。

      记者了解到,为了让更多家政人员能够留守过年,富宇家政、顺航家政等家政服务机构,有的采取发放节日福利,有的给予奖金红包,以待遇稳定队伍。“悦管家”将于农历腊月28、29日,为河南、安徽、江西等地的家政员,开通春节“温暖”大巴,安排专车运送家政服务人员回家过年。

    WDCM上传图片

      餐饮

      餐厅收银员:在上海过年多拿4000元

      “一份酱爆猪肝饭,还需要什么吗?”贺丹丹麻利地在点菜屏上按好相关类目,机器就打出了一张小票。她收过顾客递上的钱,把号牌和单子交给对方。“请找位置坐好,把单子交给服务员,一会儿会给您送餐。”正午时分,正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时段,老盛昌餐厅里,也是一座难求。贺丹丹站在收银柜里,一站就是近4个小时。

      春节要到了,今年贺丹丹却并没有选择回家,依旧坚守岗位。“当然也有同事一起轮班,相对而言工作时间更加集中,强度也不会太大。”

      “除了享受到相应的过年加班费,这几天来上班我们还能拿到额外的年终奖,相当于一个月的工资,大约4000多元。如果大年初一来上班,领导还会包个大红包给我们。”贺丹丹腼腆地笑了笑。这个看上去有些大大咧咧的90后姑娘,其实已经在餐饮行业工作了5年多。“在这个行业做久了,回过头来看,好像还是留在上海过年的次数更多。”

      老盛昌胶州路店店长赵梅娟告诉记者,今年胶州路店32名外地员工中,仅有5人选择回家过年。“回家的都是因为家里孩子还小,要回去。剩下的大部分都留在这边,有的还把孩子接过来一起过年。公司到了大年夜会安排大家统一吃年夜饭。”她说,企业的外地职工主要来自江苏、安徽,距离上海不远,回家也相对方便,不再是像以前那样一年就回一次家。因此很多人都不选择过年时间回家,确保企业的正常运转。

      贺丹丹说,她的父母都在位于花桥的一家工厂上班,在附近租了间小房。过年回家对于她而言就是去看看家里的老长辈。“去年过年回去了,今年年前也回去过,这次就不回去了。现在回一趟江苏老家也就4个小时,平时有假期也会经常和父母一起回家,并不苛求非要过年这几天。”

      今年春节这几天,贺丹丹要在单位上班,只能节后才能去父母那里。“从单位的集体宿舍去他们那里要坐地铁11号线到终点站,再换一辆公交车。一趟大概要2小时左右。”虽然是这样,但她依旧挺兴奋的。“爸妈在身边,心里会踏实很多。”

      行业数据

      餐饮企业春节用工缺口达20%“短工”使用量将剧增三成

      “今年春节的用工缺口还略大于去年,达到20%左右。”上海市餐饮烹饪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金培华说,虽然今年来餐饮企业逐步提高员工福利,让更多的职工能够留守下来,留守职工比例也逐年提高,今年预计将达到6成,但是需求端不断增长的趋势仍然让春节期间用工出现紧张短缺。

      据悉,在餐饮行业内,企业一方面通过诱人的福利待遇来留住现有职工,另一方面,也提前开始启动员工储备机制,而雇佣“短工”则成为今年春节前后多数餐饮企业最重要的应对手段。百姓网的一份数据显示,用工缺口最大的餐饮服务行业,从现在至正月十五的一个月中,“短工”使用量将剧增至三成以上。

      金培华透露,除了从人力市场中率先布局外,餐饮企业也通过给员工更多增补假期、红包收入,争取让更多的现有职工在上海留守过年。绿波廊总经理陆亚明告诉记者,每年大年夜,企业领导都会和留守员工在当天营业结束后一起吃一顿年夜饭。除了给予留守职工更多的金钱物质奖励,打出一张“亲情牌”,也是沪上不少知名饭店的传统做法。

      电商

      双职工家庭:连续四年接孩子来沪团圆

      在离上海较近的昆山,京东大大小小的仓库坐落在这里,来自江苏徐州的1989年小伙张建和他的媳妇,就在这片仓库里忙碌着。虽然同属京东仓储的员工,但张建和他的媳妇分别在不同的仓库里工作。

      说起孩子,有家庭的留守职工们提到最多的是“亏欠”。今年春节,张建和他的爱人照例要在公司过年。张建是一名京东仓储分拣员,连续四年春节在京东位于昆山的物流仓库里都能看到是他与爱人忙碌的身影,回家过年不是一种奢望,但敬业的他,在家和工作之间,选择了后者。孩子“日长夜大”,张建每次回家总是感慨错过了孩子太多的成长经历。

      “孩子跟我们离得不远,爷爷奶奶带着他,我跟爱人都是从事仓储工作,房子是跟朋友合租的,四室两厅,接孩子过来也不太方便。想他的时候我们会打视频电话。”张建曾在新疆当过一年的消防员,身材高大的他在聊起孩子时自然流露出温柔的神情。

      他告诉记者,前两年,每逢春节,都会向公司申请接孩子到身边过年,今年他和爱人还没有想好怎么安排。“公司对于有孩子的留守职工每年春节都会有三到五千的额外补助,鼓励我们把孩子接来一起过年。”他还说,过年期间留下来其实没有那么忙,一个星期有两到三天可以休息,“有几天只要上半天班就可以了。”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过年,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不过,还是有很多像张建这样的职工会在岗位上坚守,不能回家和家人团聚。公司就成为他们在春节期间对“家”的寄托。“每年大年三十,公司都会订酒店请员工吃年夜饭,和每天朝夕相处的同事们一起过年,我也感觉像家一样。”张建笑着说,等春节假期结束,公司会轮流给员工放假,到时候就能回家看望父母,走访亲戚拜个晚年。

      行业数据

      电商“春节不打烊”

      超30万员工过年不回家

      与四通一达以及顺丰等快递企业在春节期间几乎处于“半营业”的状态不同,拥有物流系统的京东以及与天猫商超合作的菜鸟联盟却宣布在春节期间“不打烊”。

      记者从菜鸟联盟方面获悉,春节期间心怡、万象、日日顺等大批物流合作伙伴将继续为消费者提供“不打烊”的物流服务,预测全国有近30万名员工将舍弃过年假期,继续奋战在工作岗位上。这一数量较去年的12万人有了大幅增加。菜鸟联盟负责人表示,当日达和次日达已经逐渐成为标准服务,春节期间也会继续保留。

      京东方面,记者了解到,目前华东仓储的时点人数将近5000人,春节期间留守岗位人数占半数以上,主要负责拣货、复核、打包等工作,此外,春节7天,终端配送条线预计出勤率将达39%左右。京东方面表示,从2013年起,每年春节都有几万名员工需要坚守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