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岗时,他们的眼睛也没有离开泳池

2017/7/17 10:03:06

作者:劳动报首席记者王卫朋 来源:劳动报 编辑:虞思怡(实习)

      WDCM上传图片

      一小时,时间一到,换岗下来,年轻救生员雷雯亮赶快吸了几口杯子装的绿豆汤,大喊一声“爽”。

      随着申城持续高温预警,上海各大泳池迎来客流高峰。在东方体育中心和虹口,两处位于市中心的室外泳池,更是大受泳客欢迎。高温中坚守的那些救生员普遍晒得皮肤黝黑,有着不为人知的辛苦。

      地点:虹口游泳池———室外温度迫近60℃

      东体“月亮湾”室外游泳池———烈日下很容易打瞌睡

      人物:救生员雷雯亮/周成发救生组组长贺铸/张锦宝

     

      双层的遮阳篷也没用俊俏小伙,晒成了“黑人”

      下午2时,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虹口游泳池,救生员雷雯亮和同事爬上池边的高椅,不时吹响嘴边的哨子,提醒“泳客”注意安全。

      天气预报显示,当天的温度逼近40℃。泳池上面有一片大大的顶棚,几乎完全遮住了泳池,高高的座椅上面还加了一层蓝色的顶棚,这样的双层遮阳篷,却依然难抵热浪袭击,记者站在池边,直感到一阵阵热风包裹身体。

      今年开放以来,虹口游泳池配备了最高比例的救生员,除了常规的6个救生岗位有人员随时扫视水面外,还另外安排了5个救生员站在场边辅助,并有一个巡视救生员围着泳池来回检查。

      劳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每个时间段11个救生员几乎全部赤膊上阵,一副墨镜外加一条救生短裤,裸露出来的皮肤普遍比较黝黑。雷雯亮来自广西桂林,他开玩笑说,泳池刚刚开放了一个星期,就把自己从“白人”变成了“黑人”。“即便有遮阳篷,阳光有时会从水面折射过来,不好防范。”雷雯亮说。

       WDCM上传图片 

      电风扇吹的也是热风平均一小时喝一瓶水

      在高温下工作,最怕的就是中暑,尤其是在泳池边,水里蒸腾出的热气加上太阳的烘烤,就像蒸桑拿,让人窒息。

      为了缓解热度,虹口游泳池在1号位的观察台那里,放置了一台电风扇。不停地在场边巡视的救生组组长贺铸告诉记者,全天当中最热的时候,他们拿温度计测过,室外温度甚至能达到60℃,“温度计都爆掉了,吹电风扇也没用,吹出来的热风,更难受。”

      位于东方体育中心“月亮湾”的室外游泳池,是一个更为纯粹的露天泳池。头顶烈日直射,水面阳光反射,站在池边十余分钟,记者已感觉浑身冒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60来岁的资深救生员周成发说,这种天气,平均一个小时就要喝一瓶水。据了解,即便喝水量很大,但因为暴晒较为严重,救生员一天当中却不会小便几次。

      “除了在室内休息,汗水基本不会干,衣服领口还会结出类似盐的晶体。”周成发介绍,为了防止救生员热风冷风交替之后感冒,一般会在门口站一会儿,等温度适应了,再回休息室休息。

       WDCM上传图片 

      午间时段强制休息必须保证充足睡眠时间

      虹口游泳池早上9时到晚上9时,全天开放12个小时。东方体育中心“月亮湾”的室外游泳池则是从下午1时,开放到晚上9时。因为采用公益性票价,且距离市区较近,在每个时间段,这两处游泳池的泳客都不少。

      “月亮湾”室外游泳池救生组组长张锦宝介绍,夏季开放的游泳池,救生员普遍比较年轻,敬业精神、个人身体素质、业务能力都相当过硬,需要特别提醒的就是,要强迫他们进行午休。

      “我们有一个规矩,每天上班时间,必须要睡足两岗(两个时间段,也就是两小时)。”张锦宝说,除了这两个小时,其他时间段换岗下来,也必须要闭目养神半个小时,“虽然太阳特别大,但阳光下面很容易打瞌睡,会有疲劳感。”

      他表示,游泳救生不敢有丝毫马虎,不能有哪怕一秒钟走神,“你看,包括我们换岗,救生员都是背对着梯子下,背对着梯子上,没有哪怕一秒钟的间隙。”

      在午休方面,虹口游泳池同样有严格规定,12点到下午2点这个时间段,换岗下来的救生员必须睡觉。为了让救生员充分休息,虹口游泳池还把休息室从原来靠近办公室的地方,转移到一个僻静、无人干扰的小房间。

       WDCM上传图片 

      始终紧绷的责任心救生员岗位一丝不苟

      劳动报记者了解到,因为近期连续高温天,这两家室外游泳池都准备了绿豆汤、盐汽水、毛巾、风油精、人丹等防暑降温用品,还准备再采购一些西瓜和冷饮,防止救生员在工作时出现意外情况。

      张锦宝介绍,游泳救生界经常会讲一句话,“人到,心到,责任到”,“换岗的时候,我们要求两个救生员都要停留3至5秒,继续观察一下水面,前一个救生员如果感觉某个人可能有一些问题或症状,一定要交代给后一个救生员。”

      他表示,游泳池边之所以设置6个岗位,也是互相交叉,严防出现观察死角。“有时候水面反光,或者是浪花较大,看不清楚,救生员就要提出来,对岗位重新布置。不能说看不到就看不到,反正无所谓。”张锦宝说。

      30多年的救生经历中,张锦宝对1994年的一起救人故事,依然记忆犹新。“当时是下午6点多,室外跳水池对外开放游泳,我去交接班,有一个救生员对我说,好像有一个人下去没上来。”张锦宝回忆,他当时叫了一个水球队退下来的救生员爬到跳水台去看,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人,“迟疑了一下,我还是决定爬上去看看,结果,一个人倒着在水里,前后时间大概有2分钟了,哨子一吹,我们马上下去救人。”

      张锦宝表示,救生员需要一丝不苟,千万不能粗心大意,如果当时相信那个救生员的话,可能这个人就会失去生命。

      天太热,更希望不被误解浅水区更容易出问题

      因为恰逢暑假,泳客以孩童为主。资深救生员周成发说,“月亮湾”的室外游泳池因为是公益性定价,带小孩的特别多,有些人还是带去两三个。

      “作为服务行业的一员,对于很多问题,救生员必须很细心、耐心,要进行合理劝阻。”周成发说,他遇到一个家长,连续两天都带两三个孩子游泳。第一天,家长上厕所,孩子一个人跳了下去,很危险,“第二天,这个家长又来了,他前面走,小孩后面一阵奔跑,一下子摔在了防滑垫上。”

      周成发希望劳动报记者发出提醒,一定要听从救生员和管理人员的劝导,不要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这么热的天,竟然还有人喝了酒过来。有一个老头就是,游过来跟我说,他的假牙掉了,我凑过去一闻,身上一股酒味。”

      贺铸则告诉记者,以前高温天泳池开放,深水区容易出问题,要防止一些不会游泳的人误进入深水区,“但近几年,往往是浅水区更容易出问题。因为现在的人生活条件好了,吃东西吃太饱,都会出问题。还有一些人,甚至会有晕水状况,一进去就感觉不适应。”

      他表示,下午高温时间段虽然人流相对较少,却更加不能掉以轻心,“越是人少,越不能放松警惕,更加不能麻痹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