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全上海之力——在世界屋脊打造超一流医院

2018/2/12 14:49:43

作者:忻意 编辑:劳动报

      去年11月30日,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在创建三级甲等医院工作中,以优异成绩通过了专家团的现场评审,这意味着西藏西部拥有了一所辐射更偏远地区的大型综合性医院。你可知道,这家位于“世界屋脊”的医院,倾注了全上海医疗系统和上海援藏干部们的心血……

      近期,第八批援藏干部回到上海与家人短暂团聚。借此机会,上海市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队领队、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张浩做客劳动报,倾情讲述上海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在日喀则创造的一个个奇迹。

    WDCM上传图片

      提前完成创“三甲”核心目标

      一家“三甲”医院,在大城市里并不稀奇,但在120多万平方公里的西藏自治区,此前仅有两家“三甲”医院,分别为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总医院。去年10月底,当位于日喀则市区的人民医院新院区投入使用时,当地的藏民单是面对宽敞的门诊大厅便惊叹不已,有的甚至在自动扶梯前好奇张望许久。

      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新院区占地面积180亩,建筑面积8.6万平方米,建设投入7个亿资金———这是西藏自治区单体投资最大、总体布局最合理、硬件设施最先进的医院之一。作为上海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领队,张浩开门见山地说:“目前西藏正着力推进‘1774工程’,1指自治区人民医院,7指7家市地人民医院要‘进位升级’,74指74县医疗水平进一步提升。上海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的核心指标,就是在日喀则创建三级甲等医院。”

      那么,日喀则原有的医疗服务水平如何呢?据张浩介绍,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日喀则地区第一家医疗卫生机构,由1952年第十世班禅大师返藏的行辕医疗队、北京医疗队、中央卫生部第一批援藏医疗队及来自祖国各医学院校志愿进藏的毕业生组成,于1955年10月15日正式宣告成立。建院初期,仅有46名医务人员、8个科室、13张床位。自1994年实施对口援藏工作后,医院实际开放床位达到398张,1996年被西藏自治区评审为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2014年被国家评审为三级乙等综合性医院。

      为了改善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就医条件,提升医疗服务能力,进一步改善民生,有关部门决定建设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新院区。在上海援藏力量的帮助下,单是医院管理规范和操作手册,就分批次形成了60分册500万字之巨。如今医院拥有核定编制700张床位、50个科室、18个职能部门,医院人员编制增加到539个,是目前西藏自治区科室设置最为齐全的医院之一。门诊住院各楼层布局合理,极大程度地减少病人排队时间;干净整洁、充足的病房,让病人免受睡走廊之苦;先进、齐全的医疗设备,确保医疗工作的有效展开。

      “像重症监护室(ICU)、新生儿监护室、体检中心、内镜中心等三甲医院该有的设施,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都有,”快人快语的张浩还说,“那里还配备了百级层流手术室、3.0T核磁共振、128层CT,有的设备放在上海的医院里,5年内也算先进的。”

      张浩透露,原本目标是经过三年努力,使得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从“三乙”升到“三甲”,如今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便以优异成绩提前完成了核心目标,与会专家对医院现场评审情况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别的城市往往以一家或几家三甲医院帮扶一家西藏医院,而上海的对口援藏,是在市卫计委的牵头下,按照‘中央要求、地方所需、上海所能’为原则,聚合了全市知名三甲医院,举全市之力帮扶日喀则医院!”张浩颇为自豪地说。

      “上海模式”建西部医学高地

    WDCM上传图片

      上海给日喀则带来的不仅仅是三甲医院的硬件设施,还带来了比硬件设施更重要的医疗人才团队。

      2015年8月,上海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正式实施以来,市卫计委从全市23家三级甲等医院先后选派了三批62名医疗骨干;2016年6月以来,市卫计委领导班子成员9次入藏,全市有26家三级甲等医院的领导相继赴藏考察;在“创三甲”最后冲刺阶段,市卫计委又积极组织了37人的专家指导团短期进藏……对于这些精准的数字,张浩在接受采访时,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可见这位“援藏队长”对业务的熟悉程度。

      据悉,上海的中山医院、华山医院、瑞金医院、仁济医院、市六医院、新华医院、龙华医院、儿童医院、一妇婴等9家医院已与日喀则人民医院签署“以院包科”合作协议书,分别对口帮扶9个科室,旨在打造全西藏自治区一流的临床医学诊疗中心。

      “上海各家三甲医院都有品牌科室,因此在推进精准帮扶工作的时候,每家医院挑出最强的科室对口帮扶,比如华山的神经外科、中山的内镜、瑞金的血液科、六院的骨科、一妇婴的产科。”张浩告诉记者,“上海选派的都是顶尖专家,平时在上海三甲医院的门诊挂号也是‘一号难求’,有上海的病人听说专家去援藏了,甚至不惜打‘飞的’到日喀则来找这位专家复诊。”

      在组团援藏专家的精心指导和带教下,日喀则人民医院先后开展了289项新的技术项目,其中98项新技术已被本地医务人员完全掌握,即便援藏专家不在也能够独立开展。除了以“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师徒带教帮扶外,远程影像诊疗技术被多次运用,偏远藏区病患与上海名医们“面对面”的机会越来越多。张浩介绍说,日喀则市人民医院远程影像诊疗中心成立以来,联通了上海市多家三甲医院和有关县人民医院,成功组织了几十次远程影像医学会诊与远程教学活动,举办了4次上海大型医学学术会议的现场直播视频教学。

      “上海模式”援藏,还在于“高原之上建高峰”。去年7月,西藏首家医疗卫生系统院士专家工作站落户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市血液学研究所所长陈赛娟院士亲临医院并入站指导,进一步深化沪藏合作,打造医学技术高地。而在“组团式”援藏专家的带动下,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的科研能力建设在全藏处于领先地位。

      “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此前十年发表的论文加起来才64篇,而现在短短1年半的时间,获批18项自治区级科研课题项目,发表学术论文52篇,其中SCI论文14篇(被美国SCI索引收录的期刊所刊登的论文)。”张浩进一步说明道,所有科研项目和学术论文全部都有当地医护人员共同参与完成。这不仅是“零的突破”,还是“质的飞跃”,要知道,不少当地医生曾经只能用汉字或藏文标注英语读音才能操作进口器械,对如何写论文综述也是一知半解,这些成绩背后的甘苦,或许只有来自上海各大医院的“师父”们才懂。

      上下齐心屡创医疗奇迹

    WDCM上传图片

      这三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平均年龄40岁上下,不仅是医院的骨干力量,更是家庭的主心骨。他们一去就是三年,不得不抛下妻儿父母,在高原低压、缺氧的环境下,忍受着头痛、失眠、缺氧等各种不适,以饱满的热情高负荷地工作着。援藏,不仅是一次历练,更是一种责任。"

      在肿瘤医院担任外科副主任医师兼团委书记的龙子雯,进藏时儿子5岁、女儿不满百日,在给妻子的家书中写下'为国无憾、余生陪你'的誓言。胸科医院的茅腾医生,入藏后肝指标不稳定,依然插着氧气管开刀4小时,被称为'辫子医生'……"张浩如数家珍地讲述着身边的好医生的故事,许多医生身体不适,靠长期服用抗压药、安眠药入睡,心脏负荷很大,对于心脏的影响是不可逆的;来自瑞金医院病理科的费晓春医生入藏后严重头脑胀痛,不得不卧床两周,但不甘心的他把电子屏幕投映到天花板上,以平躺的姿势工作;来自上海市儿童医学中心儿科的张建主任,他的妻子是护士长,到西藏探班看望丈夫时,也临时加入了援藏的队伍;来自第十人民医院检验科陆子医生家中祸不单行,父亲心梗、爱人骨折,可他依然坚守岗位…… "

      援藏干部一年只回来两个月,每天晚上8-9点的时候,可能是一天最动情的时刻---队员们都拿着手机和家人聊微信视频。"说到这里,张浩叨念起自己的家事来,难得回沪一趟就忍不住就对女儿管头管脚,他问女儿是不是对爸爸很反感,女儿却轻描淡写地说"至少你在啊"!

      "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能取得阶段性成果,离不开援藏医生们的艰苦奋斗,也离不开一个个家庭的全力支持。"张浩动情地说。截至2017年11月底,市人民医院门诊人数20.05万人次,比2014年(组团医疗工作前)增加50.4%;急诊人1.85万人次,同比增加77.13%;入院人数1.795万人次,同比增加56.55%;三、四级手术(指技术难度大、手术过程复杂、风险度大的各种手术)量同比增加了3倍。值得一提的是,有41项新技术新项目填补了西藏自治区空白:如世界上第一例红细胞单采治疗高原红细胞增多症、第一例3D打印技术重建骨盆手术、第一例单孔肺切除术、第一例喉全切加颈部淋巴术清扫治疗喉癌、第一例腹腔镜肝包虫病切除术…… "

      2015年,西藏地区的人均预期寿命是68.2岁,到2020年争取将人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0岁。"张浩说,要达成这个目标,除了完善医疗救治水平,还需要在早期预防及公共卫生知识普及方面进行干预。针对当地多发疾病,如包虫病、先天髋关节错位等,上海医疗援藏团队结合地方县级医院等,重点开展农牧民体检、儿童救助等民生项目,部分患者在当地或送沪进行治疗。"改掉错误的日常习惯,就可能避免某些疾病,或许可能改变人的一生命运。"

      谈到今后上海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工作,张浩表示,将努力把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建成"智慧型、研究型、学习型、创新型"医院,向着成熟三甲医院方向持续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