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得高不高和睡得好不好,哪个更重要

2018/5/14 10:36:36

作者:张胤 编辑:劳动报

      “飞得高不高和睡得好不好,哪个更重要?”每天上下班换乘地铁,都会见着这句广告语,字字烫着金,真心触目。

      睡眠问题已成为现代人的一项通病,尤其是困扰着在梦想路上努力奋斗却殚精竭虑的年轻人,一边熬夜、一边脱发的比比皆是。根据中国睡眠研究会统计,睡眠困难者达50.3%,30.5%的人经常为了工作早起,21.6%的人梦见过工作,12.9%的人出现过越工作越精神的情况。大部分创业者平均29个小时连续无眠,其中10%的创业人群更是高达48小时连续无眠。而睡眠不好会导致肥胖、注意力涣散,影响认知与行为功能,甚至于减少预期寿命。

      常说,以前的古人生活就是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不改其乐。从前的一切都是慢的,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所以根本不会担心睡眠问题。其实,道理人人都懂,昼夜节律是身体内的生物钟,不要熬夜,不要连续三晚都缺乏睡眠;中午和傍晚应小睡三十分钟,每隔九十分钟离开办公桌一会儿,合理饮食,保持锻炼,享受生活。但不是每个人都有享受安逸生活的本钱,在如此高强度、快节奏的现代化生活冲刷下,一千个失眠的人有一千个失眠的理由。一线城市容不下肉身,北上广只有眼泪,也许你已经很拼了,却还是过着上责下怨的日子;也许每天穿着西装革履,却背负着可能到退休都还不清的贷款;也许正在自立门户搞创业,月初要操心这个月怎么干,月末望着可怜的业绩长吁短叹。于是,每到夜深人静时孑然一人,开始焦虑迷茫,紧张担忧,惯性失眠又被迫熬夜。

      有人说,真的不是想熬夜,只是想和自己多待一会儿。总感觉白天不属于自己,忙于应付复杂多变的人,应对繁杂反复的事务,似乎只有在深夜,才能抛开一切烦恼,放空自己,完成一次跟自己的对话。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时间的消耗里,困意承载着太多的怨念和期待,慢慢就变成了消磨不掉的愤怒和遗憾,回想每件昨天没做完或做得不够好的事情,有怨恨、有自省,也期待和憧憬有大把时光可以利用的明天,却因每一次机会的流失而愤恼不堪。从能量守恒的角度来说,你的身上一旦产生负能量,只有从外界或自身释放出正能量才能保持肌体平衡,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停止熬夜。

      以前我还会把“优秀的人”和“睡眠时间少”挂起钩来,觉得那些人在别人睡觉时还在拼命工作,不放弃任何一根实现梦想的稻草,老像个陀螺不停地转,所以才不断超越别人,离成功越来越近。但其实那些真正“优秀的人”,他们作息相当规律,生活健康得很,还始终保持精神抖擞,少有会身倦体乏。雨果每晚10点必须睡觉,第二天6点起床,每天健身锻炼2个小时。在医疗条件不发达的那个年代能活到83岁,逝世前2年还把跨度20多年的《世纪传说》完成了。当你只在乎自己飞得高不高时,在大鹏展翅那天做好充分准备———你的羽翼是否足够硬朗,是否能经得起这沿途漫天暴风雨雪的考验。李开复曾一直笃信“付出总有回报”,给自己超负荷工作量,还曾和人比赛“谁的睡眠更少”、“谁能在凌晨里及时回复邮件”,把“拼命”作为自己的一个标签,自得了癌症之后,他冷静下来反思———这种以健康为代价的坚持,不一定是对的。

      两年多前我刚开始写文,经常舀着一大匙鸡血就不自觉熬夜,明知健康不可逆却要挥霍宝贵睡眠。经过一段时间的熬夜,我的身体状态急转直下,那时的我还会经常耳鸣,双眼充血,视力下降,牙齿开始松动。直到后来我在一本书上看过一种刑罚,后怕得不行,就是让一个人长期不睡觉,折磨至死。他先是神志不清,开始脱发;然后牙龈出血,指甲脱落,双眼充血;最后精神崩溃,身体出血,无意识抽搐,死亡。其实不管是主动熬夜还是被迫失眠,都是把这个刑罚分解,缓期执行而已。

      我豁然开朗,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都值得你为之付出生命,但没有任何事值得你不睡觉。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地球,我们一起保护,但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你,会真正地去爱惜自己。千万不要仗着年轻就是资本,肆意糟蹋自己的身体;也不要等到生病之后,才明白健康地活着才是最大的幸运。去尽力活出自律的模样,相信这个世界不会亏欠每一个真正努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