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苦过,所以慈悲

2018/6/11 10:23:45

作者:玛蒂娜 编辑:黄公羽(实习)

      说起西方儿童主题画中的佼佼者,非穆里略莫属。他被世人称颂为“西班牙的拉斐尔”,不仅因为他画的圣母和拉斐尔一样十分出色,更因为他笔下的圣母和平民儿童一样风格独特、自带童真。

      宗教画:改变了苦孩子的命运

      巴托洛梅·埃斯特万·穆里略1618年1月1日出生于西班牙南部的塞维利亚。他的童年十分坎坷,父母早亡,有11个兄弟姐妹。他与姐姐一起承担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穆里略喜爱画画,15岁起跟着家乡的画师,去集市上给人们画肖像速写以糊口。

      穆里略很有经济头脑,他把一些小型宗教画转运到美国新大陆去卖,得到了第一桶金。24岁那年,他带着这些盘缠去首都马德里闯荡。先是拜画家卡斯提奥为师。卡斯提奥是古典主义画家,基本功很扎实。后来又受到了乡党画家委拉斯贵兹的指导和提携。后又去罗马研习。

      1645年,从罗马研习归国的穆里略画风渐成雏形。回家乡后,他接到了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的订单,创作一组大型系列油画,从而一举成名。穆里略娶妻成家后,致力于发展事业。1660年至1670年是其创作的鼎盛时期,在此期间穆里略创作的作品分两大类。

      一类是宗教题材,他喜欢把圣母等描绘成寻常人家的样子。拉斐尔喜欢把圣母的面容塑造成少女或成年女子,他却更加夸张,索性画成了女童脸。

      另一类作品就是今天要着重介绍的儿童画。如果说宗教画多少有些为了生计而故作的唯美,那么绝对写实主义的儿童画则反映了画家真挚的情感。

      儿童画:因为苦过,所以慈悲

      《乞童》是穆里略的第一幅关于平民儿童的画作,创作于1645-1650年间。废墟营造出家徒四壁的感觉,窗外一束亮光反而使乞童的生活更像一个监狱。地上的一个陶罐、一个草包、几个苹果就是他的所有,脚边的些许虾壳也许是乞讨得来的残羹冷炙。男童低着头,双眉紧锁,面目愁苦。他正全神贯注在敞开的衣襟处抓虱子。穆里略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这八个字诠释得令人心酸。

      创作于1645-1650年间的另一幅儿童画代表作是《吃甜瓜和葡萄的孩子》。穆里略少年时良好的经济头脑依旧保持得很冷。他拥有一批贵族粉丝,而他很清楚,慈善就是他这群客户的刚需之一。

      有一个客户委托穆里略为一个高端公共场所创作一幅油画。在征得客户同意后,穆里略决定把画笔对准塞尔维亚街头那群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他们就是这幅《吃甜瓜和葡萄的孩子》的人物原型。

      奔波了一天的两个流浪男童,结伴回到他们简陋幽暗的“住处”,分享劳动所得———甜瓜和葡萄。他们都衣衫褴褛,甚至没有鞋子穿,脚上沾满了泥巴。对从没吃过大餐的流浪儿来说,水果已经是甘之如饴的珍馐了。画面左下方的竹篮里是几串绿葡萄和紫葡萄,黄皮白瓤的甜瓜则被切开了拿在两人的手里。左边的男孩左手捧着一片甜瓜,右手提着一小串葡萄往嘴里塞。他望着小伙伴,一双大眼睛仿佛在说:“哥们,这葡萄味道不错啊。”右边的男孩左手也拿着一片甜瓜,右手拿着小刀,剩下的小半个甜瓜搁在裤腿上,也不怕汁水弄脏裤子招蚊蝇。艰辛的生活早就给了他们超过同龄人许多的对苦难的忍耐力。这个男孩低头望着小伙伴,欲言又止的样子,因为嘴里正塞着水果,怎么忍心吐掉先说话呢?塞维利亚灼热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脸上,更加衬托出生活所赋予他们的阴暗。只有在这一刻,他们才能体会到微小的满足。最后再来看一个细节,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甜瓜皮。画家不是在表现他们不讲卫生,而是在刻画贫穷———瓜瓤全部被啃完了,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瓜皮。

      不要受限于传统,要关注民生

      为了帮助更多热爱美术的孩子实现梦想,穆里略在42岁的时候创建了塞维利亚美术学院,任院长一职。他鼓励学生们不要受限于传统的宗教画,要关注民生,要描绘真实的生活。这一点无疑是文明而高尚的。

      1682年的一天,穆里略正在西班牙的卡迪斯为教堂画祭坛画,不慎从楼架上摔落。几个月后(4月3日),画家在春天与世长辞,终年64岁。祭坛画《圣卡达莉纳的婚约》是他最后的一幅作品,后半部分是其他人替他完成的。然而,最近有研究宣称,在此期间,他没有离开塞维利亚,又推翻了这个死亡原因。

      其实,画家是如何故去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给后人留下了什么。穆里略作为17世纪著名的巴洛克巨匠,其影响力逐渐扩及全欧洲,英国、法国和德国相继购藏大批他的画作。上面提到的《吃甜瓜和葡萄的孩子》就被收藏在德国的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

      1779年,西班牙国王为保护本国文化遗产而下令禁止穆里略的画作销售外国。到了19世纪,他已然是为国际艺术市场上身价最高的西班牙画家,早就远远超过了老师委拉斯贵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