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樱桃》:被人民需要

2018/7/9 10:14:42

作者:玛蒂娜 编辑:范晨光

      又一季的樱桃熟了,扛起枪的心上人在哪里?画家莫伊谢延科将鲜红的樱桃引入到血腥的战场,在人们心中激起了一圈又一圈久久不能平复的涟漪。被人民需要,是艺术家之大幸。

      《红军来了》:不热血,非少年

      叶夫塞·叶夫塞耶维其·莫伊谢延科,1916年生于白俄罗斯。20岁考入列宾美术学院,专攻油画。从外表看,他是一个典型的白俄美少年,一头卷发盖在一张挑不出毛病的端正脸蛋上。他本可以谈谈恋爱画画美景,然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不热血,非少年。

      1941年德国法西斯撕毁《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向苏联发动突袭。卫国战争爆发后,已经毕业留校任教的莫伊谢延科毅然辞职,报名参军,但因健康问题没能入伍。小伙子一心报国,仍旧以民兵的身份参加了列宁格勒保卫战。不久,转入第三轻骑兵团。无穷无尽的流血牺牲,恐怖阴森的集中营,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悲欢离合,最终夺取胜利的喜悦……异常丰富的军旅生涯为他日后的创作积累了大量素材,加上学院派的功底,令其成为20世纪60年代苏联军事题材画家中的佼佼者。

      莫伊谢延科的成名作《红军来了》创作于1961年。画家如此描述自己的创作意图:“晚上,村里亮着灯火,红军骑兵的先锋队沿着狭窄的小路飞驰而去,我想近距离展现他们的高大形象,以便让观众记住这些亲切的面孔。他们经历战火的洗礼,饱尝饥饿和病痛的折磨,但对正义的事业仍充满信心。我想让观众看到的不仅仅是红军来到村子的场面,而要使人感到正是这些人把红旗插到了俄罗斯的每一个角落。”

      这幅画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就是在画面的右上角有一个金发少年从村舍里向外探望,有人认为这个少年就是莫伊谢延科本人。那么看到大批红军进来的场景后少年到底拥有怎样的思绪,惊恐?兴奋?疑惑?羡慕?可以说给人们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就一个普通男孩的心理而言,和红军一样扛起枪上战场的冲动应该占据着很大的比例。

      《红樱桃》:把战争展现得如此柔情

      油画《红樱桃》(又叫《甜樱桃》)创作于1969年,主角依旧是红军战士。虽然莫伊谢延科参加的是卫国战争,但这幅画描绘的却是三年国内战争中的某场战役。有人推测他画的是1918年的某一天,红军攻克了某个小城市后士兵们在郊外休憩的场景。

      这是一群疲惫不堪的年轻人,站着、躺着、趴着、坐着的都有。打的是胜仗,所以才有心思在战役结束后吃点水果补给一下。他们的共同点除了都有一张风尘仆仆的疲倦面孔之外,手心也都向上张开,托着几枚樱桃。绿色草坪上的一盆红樱桃是整个画面的焦点所在,画家对焦点位置和色彩的把控毫无缺陷。没有华丽的野餐垫和果盘,樱桃只是用一顶军帽装着随意放在一块皱巴巴的布上,围绕着果盘的每个战士都有可圈可点的细节表现。

      画面左侧趴着的金发年轻人脱掉了军靴,让腿脚能有片刻的放松;他上方的那个面容稚气的小战士把头枕在战友的膝盖上,仿佛回到了母亲那安全温暖的怀抱;盘坐在地的战士佝偻着身躯,手中拿着樱桃,眼里却若有所思;画面最前方的两个战士一个拿手臂遮挡阳光,一个把手臂当成枕头,两人交叠成一个“>”号,和上述几名战士一同圈住画面的焦点“红樱桃”;画面右侧则是一个站着的侧面人物,准备送进嘴里的樱桃的轮廓十分清晰。

      草坪上零星开着一些小白花,背景的天空里则有一轮明显的红日,这是用不变的自然去对比万变的历史。驮着军需物资的马车、战后的村舍,一切都归于平静。然而,就在不久前,这里必定是枪炮声隆隆,血流成河的惨象。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是慈爱的;樱桃是柔软的,武器是强硬的。我们可以想象这些战士们的故事,想象他们的爱情、友情和亲情,想象他们如何拥有年轻人独有的单纯的心和崇高的理想,随后激发出渴望和平的慈悲之心———人民需要和平。把严肃的战争题材表现得如此柔情,相信彼时彼刻的莫伊谢延科已经从一个热血少年变成了暖男大叔。插播一条无厘头言论,从照片看莫伊谢延科后来也的确中年发福,显得心宽体胖了。继续说正经的。伟大的人民艺术家莫伊谢延科曾经这么说过:“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始终体察时代的痛苦与欢乐,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时代,对待自己和同时代人,这也就是表现了画家自己。”

      果然,20世纪70年代后,莫伊谢延科的画风转变了。勃列日涅夫执政后,苏联军费支出一直高速增长。1965到1979年间,军费开支居然增长了3倍以上,苏联一跃成为世界上军费开支最大的国家。然而就着这一时刻,莫伊谢延科却选择不再刻画战争,转而从事儿童题材的绘画创作。如果说战争是生命的搏杀,那么孩子就是生命的延续。为了更多孩子的幸福,还是和平万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