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横匾书传奇

2018/9/28 10:23:48

作者:卓滢 编辑:陈熊(实习)

      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有一件“镇宫之宝”,这是一块当年由陈毅市长亲笔题词的横匾。

      横匾上书写着“工人的学校和乐园”八个鎏金大字,这八个字为上海乃至全国的工会文化事业指明了方向。

      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五楼的一处墙上,挂着一块横匾———“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红底金字,厚重的实木和略有些暗红的生漆色泽显示这是有年头的老物件了。

      横匾两旁的题款显示,这是陈毅所书,代表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会赠给上海市工人文化宫。那是在1950年9月30日,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正式开幕那一天。

      上海市总工会党组书记、主席莫负春对推动工会系统文体场馆退租还文、公益转型的举措非常关心。前不久他在市宫调研时还特别指出,可以将横匾置于正在筹备中的“上海工匠”展示馆序馆中,便于收藏的同时,把陈毅市长当年的指示广而告之,让职工文化事业的发展宗旨更加深入人心。

      关于此块横匾,《上海工运志》、上海工人文化宫的大事记、《解放日报》、《文汇报》、《劳动报》等媒体以及解放初期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张祺、原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李家齐等人的回忆文章中都有提到。

      其中较为详细的描述是在李家齐写于2000年的《五十年前的那一天》一文中。

      “这是个难忘的日子。五十年前的1950年9月30日上午,在西藏路、广东路转弯角上的原东方饭店门前,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在原东方饭店的大厅上挂着中共上海市委赠送的、由陈毅市长亲笔题词的‘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横匾。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上海工人阶级自己的学校和乐园在这里正式揭幕了。”

      “上午八时,由四联工会酒菜业分会组成的四十名火炬队,高举火把,浩浩荡荡地从新世界金谷饭店出发,经南京西路,黄陂北路,延安东路,大世界折入西藏中路,直达文化宫门口,并把门口象征胜利之火的火盆点燃。这时,从四面八方涌来贺喜的人流。”

      “上午九时,……上海市总工会主席刘长胜致开幕词。他说,‘上海工人们渴望了好久的文化宫,今天终于在国庆前夕开幕了。这是上海工人阶级的一件大喜事,这是工人阶级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斗争了几十年之后才得到了今天。希望今后更要加紧生产,团结工作,在生产战线上打个大胜仗!’陈毅市长在开幕式上热情洋溢地向上海工人道喜。他说:上海百万工人有了自己娱乐休息的地方,但这还是不够的。工人弟兄应该继续搞好生产,争取成立更多的工人俱乐部。他代表中共上海市委,市人民政府为文化宫题写了‘面向生产,学习文化’的题词并赠送了‘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横匾。……大会在欢快的军乐声中结束。”

      岁月流逝,往事已经鲜为人知。在现任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副主任祝少华那里,记者了解到了更多细节。

      1980年,祝少华进入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工作至今。1995年,上海市工人文化宫成立45周年的时候,他牵头组织了汇编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大事记的工作,当时他把45年来跟文化宫有关的文字档案和主要报纸的报道都查了一遍,还采访咨询了一些文化宫的老领导和职工,所以他算得上是文化宫历史的“万宝全书”了。

      关于陈毅题词送横匾一事,祝少华曾经特地向上海市工人文化宫第一任主任李祖良了解过。据李祖良回忆,开幕式是在一楼小剧场举行的。文化宫成立是在10月1日,考虑到10月1日举行国庆一周年的游园大会,当时所有领导都要前往出席活动,所以将文化宫的开幕式提前到了9月30日上午举行。李祖良参与了开幕式活动。李祖良记得陈毅市长是上午10点的时候来到文化宫的。开幕式结束后,陈毅市长还参观了文化宫。在三楼图书馆,陈毅市长又当场挥毫题词,“面向生产,学习文化”。可惜的是当时的文化宫没有摄影师,没有拍照留影。那块写着“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匾是叫两个解放军战士抬着送来的。李祖良事先并不知道陈毅市长会赠匾。

      祝少华告诉记者,横匾长2.5米,宽0.6米,陈毅市长的题词是采用浮雕的方法精心雕刻在一块上好的实木上的。从尺寸上来看与文化宫大厅门楣相适应。由此可见题字赠匾一事并非一时兴起,估计当时的上海市总工会领导都事先知晓此事。上世纪90年代,在一次展览活动中,祝少华遇到上海解放初期担任总工会副主席的张祺,向他打听过其中的细节。张祺详细回忆了参与当时上海市文化宫的选址过程,对于陈毅如何书写“工人的学校和乐园”并未说起。

      不过,有关陈毅对于工会工作的重视,张祺在《陈毅与上海工人运动》一文中留下了文字材料。张祺写道:“解放之初,百废待举。陈毅市长为了尽快恢复上海经济日夜操劳,四处奔波。他时时不忘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所确定的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的方针,身体力行。他亲自担任上海总工会筹委会常委;法商电车公司和市政系统成立工会,他亲临祝贺;纱厂工会成立时他脱不开身,送去了亲笔书写的题词;上海总工会筹委会举办职工干部培训班,他欣然应邀前往讲演,侃侃报告析理透辟,言辞风趣,引人入胜,使学员们深受教育;上海市工人化宫开放,他的‘工人的学校和乐园’题词,为工会文化事业指明了方向。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

      张祺对于“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认识与李家齐及原上海市总工会工运研究所工运史志研究室副主任张金平不谋而合,李家齐、张金平合作的《陈毅市长和上海工人心连心》一文中提到:“陈毅根据文化宫的性质、任务题写的这八个大字,寄托了他对工人文化宫的厚望,也为办好工人文化宫指明了方向。因此,市工人文化宫成了广大职工理想的活动场所,开幕4天就接待了5万余名职工,半年内有近50万人次跨进了这所‘学校和乐园’”。

      文中还记述了这八个字“走向全国”的过程。“粉碎‘四人帮’后,各地文化宫、俱乐部恢复活动……全总经过研究,认为陈毅题词最能概括办文化宫的方向,于是在《工人日报》上发表了陈毅手书“工人的学校和乐园”八个大字,并在1983年7月第三次全国工人文化宫、俱乐部会议上,明确提出应当把陈毅题词作为全国办文化宫的方向,号召全国所有文化宫、俱乐部要办成“工人的学校和乐园”,还对优秀的文化宫、俱乐部授予‘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光荣称号。上海市工人文化官等9个单位首批获得这一荣誉。”

      而在祝少华这位老文化宫工作者看来,时至今日,“工人的学校和乐园”都堪称办文化宫的方针和指引。

      祝少华还透露,文革期间,为保护横匾,文化宫的工作人员将其藏在底楼的木工间里,木工间里杂物众多,横匾幸而未被发现遭破坏。文革后,文化宫重新开放,此时木工组的工作人员按原有的工艺给横匾涂刷生漆。字上的金箔则是吹上去的,因为这样比涂金粉更亮泽且牢固持久。的确,如今看来这8个金色大字仍然熠熠生辉。上世纪90年代末,文化宫大修,横匾被取下。大修后的文化宫大厅正面墙壁上挂上了“工人的学校和乐园”的大字,这是工作人员根据横匾上的陈毅书法放大制作。而横匾则被临时挂在了5楼。据悉,有关方面正考虑将其修复保护起来并在日后公开展示,让更多的人可以一睹实物,了解感受其历史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