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率先拥抱了人工智能

2018/2/22 21:34:07

作者:陈琳 编辑:劳动报

      数月之前,上海市政府正式发布《关于本市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

      提出,到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国家人工智能发展高地,成为全国领先的人工智能创新策源地、应用示范地、产业集聚地和人才高地。

      简而言之,上海正在把握人工智能时代的发展机遇,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努力打造国家人工智能发展高地。事实上,上海职工之中已经有人率先拥抱了人工智能时代。他们用创新精神和迎难而上、锲而不舍的工匠精神,锻造出了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智能机器人。

      产学研结合,造堪比亚马逊的仓储机器人

      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的智能仓储管理机器人在业内赫赫有名,堪称整个电商仓储业的标杆。据说,亚马逊的仓储机器人能在30分钟内卸载和接收一拖车的货物,其工作准确率已经达到了99.99%。

      事实上,就在亚马逊机器人如火如荼地完成各种分拣、搬运工作之际,在上海,作为仓智科技的首席技术官,许雄和他的伙伴已经开发出堪与亚马逊媲美的仓储机器人,向电商巨头发起了挑战。

      实际上,许雄开发的不仅是单个机器人,而是一套完整的智能仓储系统———仓库管理软件、调度系统、运输机器人三位一体。机器人在智能调配系统的指挥和调度之下,合理有序地对包裹进行装卸、分拣、搬运。而软件系统所蕴含的独特算法,不仅解决了服务器压力的问题,也保证了通讯频次,甚至可以同时指挥调度1000台机器人作业。这套系统在行业内具有绝对领先优势,能够让使用者的成本降低一半,在市场上有着强劲的竞争力。

      了解许雄的人都很清楚,他能拥有今天的成就,和他经年累月刻苦钻研的精神、惜时如金的品质不无关系。

      许雄的身上至少有三重身份———科研型创业者、高校教师、父亲。每一重身份都要占据他大量的时间、精力,需要他足够专注。在技术研发上,许雄独辟蹊径,找到了一条产学研结合的道路。他的具体做法是以产业化为核心,使其成为所有教学工作的侧重点。在机器人的技术创新研发过程中,他会提取产品化过程中的迫切需求和难点问题,使其升华为科学问题进行研究,同时又把产品开发过程中的众多项目经验,结合专业课程的知识点进行教学。用许雄的话来说:“这样做研究和教学,两者都会变得轻松且高效,产生的研究成果和培养的学生都能直接投入到产业实践之中,教学相长,相得益彰。”

      而在平衡工作和家庭方面,他也有秘籍。“除了全力保障事业所需的任何工作时间段,我都会‘不留情面’地忽略不必要的应酬和娱乐,把剩余时间挤出来陪伴妻子和女儿。”虽然生活和工作是三点一线,但许雄却感到满足而骄傲,他的言语抑制不住满溢的爱女之情:“所有的努力都会得到回报。机器人研发如此,亲子关系也是如此,在家里面,女儿最喜欢和依赖的人就是我。”

      “隐形大脑”在身边,智能服务就像吃饭喝水

      除了为各大电商服务的仓储机器人之外,虚拟机器人也已经充分地融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由袁辉创造的虚拟智能机器人小i就是其中之一。

      在社交软件MSN风行的时代,包括众多上海职工在内的网民都和小i机器人“侃过大山”。而随着互联网移动化时代的到来,MSN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袁辉和他的小i则在经历变革的阵痛之后,开始了新一轮与时俱进的创新。

      从2004年到2009年,小i凭借与QQ、微软的合作,迅速成为网络上风头无二的明星。彼时,抱着“为每个人的生活带来改变”理念的袁辉,其梦想是将小i打造成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会的“变形金刚”机器人。

      然而,在2009年之后,小i的发展一度进入了窘境,网民普遍在与其聊天的过程中逐渐丧失了新鲜感。时隔一年,由袁辉一手创立,已经为小i的自然语言处理、语义分析和理解、知识工程和智能大数据等功能分别建立了五个实验室,每年在国内外能申请百余项知识产权的公司开始面临生存危机。小i机器人的员工从最高峰的两百多人锐减至四五十人。

      “创新并不是要人在一条道上走到黑,”在重重压力之下,经过无数个夜晚的失眠和内心的交战,袁辉开始为小i谋求技术转型的出路。在分析市场需求后,他果断地舍弃了大而全的“变形金刚”研发之路,转而利用现有的技术优势,去做客户和消费者背后的“隐形大脑”。事实上,如今,电信、移动、联通,乃至各大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产品的智能在线服务,都是由小i机器人来提供的。美国权威信息技术研究分析公司Gartner在《2017十大战略技术趋势》中指出,在人机交互领域,全球有4个最优秀的代表:小i机器人、苹果的Siri、微软的Cortana、亚马逊的Echo,其中小i被排在第一位。

      对普通职工而言,有了“隐形大脑”小i,他们能享受到更加便捷的服务,而不是在电话那头苦苦等待人工客服的接听。对企业而言,小i带来的最显著的改变是成本的缩减。袁辉举了建行的例子。“小i一年差不多可替代6000名员工的工作量,仅在工资层面就能为银行省掉一笔天文数字。”但袁辉也多次反复强调:“人工智能不是取代人,而是解放人、释放更多产能。未来,每个行业、每个企业都会用使人工智能,它会像空气和水一样改变我们的生活,为从事各种行业的职工提供便利和便捷。”

      让商用机器人更轻一点,更萌一点

      当轻型智能机器人“可乐”出现在上海的商场中心时,即刻引发了人们的围观。具备人脸识别、语音交互、无轨导航等众多强大功能的“可乐”,不仅能对孩子们提出的诸如“螃蟹有几条腿”、“怎么区分机器人是男是女”等稀奇古怪的问题对答如流,还能与好动的年轻人进行各种感应式的肢体互动。在引发人们好奇心理、带给人们欢乐的同时,“可乐”还敬业地推荐消费者扫码关注,成为商场里的各大商家“吸粉”的神器。

      “可乐”是诞生于上海的国内首款轻量级商用智能服务机器人。而它的缔造者廖江军和他的“小船科技”团队却为此付出了无数个夜晚的无眠,以及不计其数的心血。“把‘可乐’投放到各大办公、商业等公共空间,只能算是初步的成功,研发不会停步,探索也没有止境,”廖江军打趣地说,以人工智能切入点进行创业,是拿着之前四分之一的收入,做着四倍强度的工作。“做创新的研发,不确定性和风险都很大,过程之中折磨人的因素太多,但这也恰恰是整件事情的魅力所在。”

      在廖江军投入机器人研发之前,他过着优渥的白领生活。过去十多年,他曾在贝尔阿尔卡特、诺基亚、西门子等多家知名外资企业担纲产品研发创造。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他还担任了4G主干网的负责人。然而,廖江军心中一直有创新的情结,不甘于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尽管在创业之前,他的薪酬令很多人羡慕。

      “三年前,人工智能概念初具雏形,市场还是一片蓝海,正在着手开发智能机器人的研究机构着实不多。”廖江军正是看准了人工智能发展是大势所趋,果断离开了他熟悉的岗位,并从原来的同事圈子里寻找到志同道合的技术精英,组成一支创业创新的梦之队。

      尽管市场广阔,但创业、创新仍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廖江军和他组建的小船机器人研发团队的工作一点也不轻松。当时,市场上的机器人多是百斤以上的“体重”,而廖江军则认为,如果机器人不能“瘦身”到十来斤,让智能机器人走进千家万户就是纸上空谈。

      然而,这种“瘦身”就意味着在技术上要做大刀阔斧的改进,并非易事。廖江军的计划也曾屡屡受挫。研发伊始,对于“可乐”所需要的配件,各家制造厂商要么拿不出适合的,要么不愿意定制生产。曾经,廖江军计划十天内确定电机的供应商,但花了三个月也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

      因为量产计划迟迟没能得以实施,整个团队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此时,廖江军则表现出了说一不二的“铁腕”特质,在保证品质前提的基础上,不断解决调整方案,从而全力推进开发进程。在经历了五版设计验证后,“可乐”才通过他本人的严格审核,即将开始投产。然而,到了工厂端,致命问题再次出现。机器人的设计方案被验证无法实现流水线生产。是否能对之前的策略做一些妥协,让机器人尽快量产?面对常人通常会做的让步,廖江军却寸步不让。“不成熟的技术,对产品的体验更是会造成致命的打击。做不好不如不做。”

      面对团队成员的不解,廖江军再度力排众议,再度重新研发。为了优化外观,增强体验感,他们找到了第三方工业设计团队,为机器人重塑颜值。经过软件开发、硬件匹配的无数次优化,一款拥有萌趣“8”字外形,代表了廖江军他们所倡导的“轻量化”理念的量产机器人“可乐”终于成功问世。

      廖江军坦言,做科研,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秘诀,贵在持之以恒。“万事开头难,有人会质疑你,否定你,耳根子软的人就会退缩。但路总是会越走越宽的,只要你坚持。”

附件:C2018-02-23时尚周刊四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