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智造背后的妙手巧匠

2018/3/1 21:46:42

作者:陈琳 编辑:马思华

      当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智造,这背后是无数拥有工匠精神的企业职工无私地坚守岗位、默默地支持与奉献。正是他们这群人,通过数十年不懈地学艺,或者从海外汲取最新的制造技术,或者从小在父辈的熏陶下耳濡目染,练就精湛的技艺,成为妙手巧匠,担纲中国智造升级最坚实的支柱。他们的故事如沧海一粟,却不乏闪光之处,蕴藏着匠心。

      与国际大师合作的沙发打样师

      在国际家居品牌林立的上海凯旋路上,慕容沙发是少数坐拥高端独立专卖店的中国品牌。作为全球三大家具博览会之一———美国高点家具展的常客,慕容沙发的品质在国际社会有口皆碑,堪称“MadeinChina”的典范。除了设计师之外,作为技术研发部经理的庄龙德,这位拥有28年家具打样经验的工匠,也为沙发拥有国际品质做出极大的贡献。

      在慕容沙发的工厂内部,庄龙德负责打样管理,简而言之,就是把设计师绘制在图纸上的设计理念转变为真实的样品,使其尽快进入量产阶段。这是一个隐藏于产品设计背后的职业,也是让产品行销海内外背后的“无名英雄”。人们通常会将这份荣耀归功于设计师,但其实,与设计师紧密合作的打样技术团队也是保证产品品质的重要角色。

      “我是1997年进入家具制造这一行的,”庄德龙介绍说,彼时,正值内地房地产蓬勃发展之际,这为家具制造业和家居装修业等相关产业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他的家乡泉州开始兴起了办家具厂,庄德龙便以学徒工的身份入了行。和这份工作的气质相符,出生于福建泉州的庄德龙说起话来温和谦逊。但他的同事都知道,一到工作的时候,他就会变成另一种样子,认真踏实到较真的程度。

      入行伊始,庄德龙便发现,家具打样其实是需要创造力的工作,他很快就迷上了这门手艺。因为勤奋好学,吃苦耐劳,庄德龙的技术进步神速,很快从小学徒成了家具技术研发助理。

      2002年,庄德龙加入了慕容沙发团队,在华东智能家居研发中心,他和团队在一起进行了皮料研发、布料研发、新型材料研发、智能配件研发、人体工程结构研发等多方面的技术攻坚。同时,因为有更多机会与国际大师级设计师并肩合作,切磋工艺,他对家具打样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了解设计师的设计意图非常重要,不能只看图纸、只看设计稿,而是需要看到他背后的想法,真正理解这个作品和设计的目的。这样才能做出具有生命力和感染力的产品。”庄德龙对他和慕容沙发首席设计师乔瓦尼·卡格纳多首次合作记忆犹新。“他的首个作品是Pillow系列。初看设计稿,你会以为这就是个简约风格的作品,但与设计师深入沟通后,你才会明白,他的设计灵感来自枕头,想表达用多个枕头链接于一体,带来舒适的意思,这就是作品的神韵。”在反复试验推敲之后,庄德龙和他的团队成功地做出了设计师想象中轻盈感和松软度,还同时兼顾了回弹和支撑。

      这番成果令乔瓦尼赞不绝口:“庄,你不光是做出这个枕头的‘形’,更让我满意的是做出了‘神’。”

      庄德龙坦言,作为产品打样的负责人,除了对家具结构了如指掌,还要具备一定的审美观念和市场洞察力,这样才能做出受市场青睐的产品。此外,他还要注意控制项目的进度推进,保证成果的时效性,与制造团队沟通,让每个环节的人员充分理解设计师设计和改良的意图。即便是拥有28年经验,他表示自己仍然在不断学习:“不光是技术,人文的、时尚的、艺术的、管理的我都会去看,我以前觉得这些和本职没有关系,但是现在我觉得工作就是生活,能够理解这些才可以做出更好的东西,都是相通的。”

      她是创意团队中唯一的中国职工

      就像庄德龙介绍的那样,如今,随着中国制造行销全球,中国的能工巧匠多有机会与国际团队通力合作。柯晨怡也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其实,她有一个更为醒目的身份———宜家全球21名全职职工组成的创意团队中唯一的中国职工。

      2011年,为了进一步贴近中国的生产采购市场,宜家在上海成立了亚太区产品开发中心,这是公司在瑞典之外唯一的产品研发中心。彼时,从法国留学归来,已经在爱马仕旗下的“上下”工作了一段时间的柯晨怡,抱着要为普通职工制作产品的理念,进入了这支神秘的创意团队。如今,她已经做出了多款畅销爆款,很多价格都不过百元,在去年成为新品爆款的99元小边桌格拉登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研发格拉登,做了两年市场调研的产品研发师团队告诉柯晨怡,为全球各地小面积住宅定制的小件家具,售价不能超过19.9欧元。也就是说,打造这款小边桌,她大部分的工作精力都要放在控制格拉登的成本上,在保证品质的基础上使其符合小面积住宅的需求。

      在进行了大量的家访后,柯晨怡的想法最终成型。“它需要足够轻便,足够小。”柯晨怡回忆说,根据对制造商的观察,她首先想到使用金属来制作这款产品。“最初的设计方案比较华丽,有各种形状的、双层的、带轮子可推动的等等,在控制成本的基础上,我们做了逐步删减,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一个很基础的样子。”

      据说,在宜家商场里,售价99元的格拉登很受年轻职工的欢迎。而之前有为奢侈品牌服务经验的柯晨怡则有另外一番感受:“为普通职工的日常生活打造好用不贵的产品,不会感觉到和自己的生活脱节”每次有自己参与创作的产品上市时,柯晨怡不会像之前那样闷声不响,而是兴奋地在微信上告诉朋友们快去买快去买,“做很接地气的制造产品,这比在奢侈品牌工作时不知道为谁,或者为想象中的用户打造产品更有成就感。”

      走在创新路上的“90后”匠二代

      “从天然的木纹和门板复杂度,我们就能大致判断出橱柜的做工和品质,”在企业的展厅里为来宾解说橱柜制造技艺,“90后”沈哲炜脸上有一种与年龄无关的成熟稳重。虽然工作之余,他也和同龄男生一样玩音乐、练拳击,但作为白玉兰橱柜的品牌总监,他对工作的认真和严于律己在企业里是出了名的。

      上世纪80年代,在上海普陀桃浦的一间工厂里,沈哲炜的父亲沈忠民以上海市市花的名字白玉兰命名了橱柜品牌。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白玉兰橱柜已成为行销日本、美国、欧洲的知名品牌,尤其在美国橱柜市场的中国产品中连年获得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佳绩。其水性环保漆与实木结合的制造技艺,解决了令人头疼的甲醛释放问题,获得ULGreenguard的金级认证。从小就在父亲工厂中帮忙,手上还有被快口划出的伤痕印的沈哲炜,在着手接棒父亲事业伊始,就凭借自己之前的所学和积累,在技艺的传承与创新之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径。在白玉兰橱柜针对国内市场开发的五大系列中,有一款“古承”橱柜尤为令人瞩目。这款橱柜外表呈现出特殊的绿色,质朴大气中流露出时尚和一丝不羁的韵味,是一种令人喜爱的高级“暧昧绿”。

      这种特殊的绿色“MagnoliaGreen”,其缔造者正是年轻的沈哲炜。“我15岁前往国外

      读书,凭借着个人对新事物的好奇心,以及家父在家具涂装上所取得的成就,我选择了全球色彩研发中心作为个人工作的第一步。”按照沈炜哲的说法,橱柜作为耐用家居产品,颜色调制是一件既要考虑视觉耐久度,又要兼顾材料制造和处理工艺的事情。在过去很多代工匠的手中,颜色调配限制于用个人的经验以及借鉴来实现。这些经验仅靠工人师傅手手相传,信息闭塞,导致设计师的理念无法很好地实现,工厂纵然有优秀的产品和技艺,亦无法为自己发声。

      “到了我这一代,家具行业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先进的工艺被不断被引入到企业,再进行中国式改良,我有幸观察这一切。”沈炜哲的语气中带着淡然和轻松。据介绍,“MagnoliaGreen”的色对比度呈现暗墨绿色,融入了他个人对美式风格的理解。然而,要让这种色彩原汁原味呈现在橱柜上,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因为特殊的漆膜工艺无法用设备实现,作为高端产品线上的一款,“古承”的所有工艺都需要工匠手工完成。让“MagnoliaGreen”成为古承系列的标志性色彩,在经历数个月的试验中,信奉“完美主义”的沈哲炜根本没有要妥协的念头。“我希望能够做到的是惊艳但久久耐看,这是不容改变的。”从漆膜的厚度、颜色调配到手法的运用,他不断地请教老师、师傅,从基础的内容一点一滴学起。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带着纯正“MagnoliaGreen”色彩的古承构件出窑还烫手的那一刻,来工厂下单的客人却义无反顾地坚持要选这个“新出炉”的颜色时,沈哲炜知道他成功了。

      沈哲炜坦言,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再到中国品牌,这是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一条披荆斩棘的路,每一步都需走得扎实、稳妥。“这是我将这个系列命名为‘古承’的原因,代表继往开来之意。”

附件:C2018-03-02时尚周刊四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