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姐

2018/5/7 13:10:50

作者:杨锡高 编辑:劳动报

      说起“上海小姐”,长期以来公众的印象似乎就一个字:“作”。其实这样的认识有点肤浅了,大多数上海小姑娘的“作”往往就是发发嗲而已。发嗲是撒娇的一种高级表现形式,也是女孩子的特性使然,是最吸引男性的气质之一。怪不得很多小伙子把会不会发嗲作为择偶的一个条件,因为不会发嗲的女孩不可爱,缺少“女人味”,没办法“劈情操”。

      那天淮海路上走来一对小情侣。女的说,前面就是老大昌,那里的西点曾经是张爱玲的最爱,她在作品中描写过,喜欢老大昌的肉馅煎饼。男的说,好呀,我们去尝尝“米道”。女的说,不要嘛,人家要尝尝侬亲手做的西点呀!男的说,我在职校学的手艺勿好跟老大昌“搭脉”呃。女的说,可人家就是欢喜侬做的西点“米道”呀!男的说,OK,阿拉快点回去,我来露一手。女的说,勿好“喇叭腔”哦!于是,小情侣缠缠绵绵折回去了。

      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发嗲,却蕴含着女孩对男友的激励心理学技巧。很多男孩在女友发嗲式心理激励下,进取性大大增强。只会蛋炒饭的,敢烧酒席了;整天宅家的,出来遛狗了;趴在电脑前打游戏的,知道抓紧时间“充电”了。但有的女孩“作”过头,反而吃苦头了。比如老弄堂里有个叫方方的女孩,结了婚还是改不了“作天作地”的脾气,一次寒冬腊月半夜里,勿着,把男友叫醒,非要去霍山路夜排档吃大饼油条豆腐花。男友“似懵懂”,硬了头皮陪伊去,结果第二天高烧发到39。三番五次,“作头势”少有,到了分道扬镳时,方方再怎么“嗲”,也已回天无力,“凹门痛”啊!

      所以,“上海小姐”不是随便叫叫的,除了拿捏好“嗲”与“作”的火候,还要懂穿衣、善打扮。以前有种说法,吃在广州,穿在上海。可见上海人,特别是“上海小姐”会打扮确实出了名的。物质匮乏的年代,上海人家几乎家家备有缝纫机,“上海小姐”出嫁前都得学会自己动手裁剪缝纫衣服,拿手绝活就是套裁,即把原来只够做两件衣服的“料作”套裁出三件来。“上海小姐”还有一绝,影视剧里那些女明星的时尚衣裳,只要看一眼,马上可以依葫芦画瓢“拷贝”下来。记得《上海滩》播映后,随着“浪奔浪流”的歌声,冯程程式外套一夜之间风靡申城,“上海小姐”几乎人人一件,都是纯手工缝制。

      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善于打扮的“上海小姐”又开始了新的纠结。打开衣帽柜,四季衣裳塞得“赥赥满”,却拿不定主意,上班穿啥、约会穿啥、旅游穿啥、与闺蜜逛街穿啥,捏捏放放,犹犹豫豫。这件看看漂亮,那件看看时尚,眼乌子“巴登巴登”,挑花特了。“烂污三鲜汤”打扮,穿了衣荡马路,是呒么资格称做“上海小姐”的。

      “上海小姐”另外一个特点是,懂礼仪、会家务。传统的上海人家很注重家教,女孩要知书达礼,不仅“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而且还要会家务、人勤快,拿得起放得下,所谓“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我的同事潘姐,教育女儿很有一套。女儿小力从小嘴巴甜、懂礼貌,买汰烧也学得像模像样。前年小力轧了个男朋友,开始,未来婆婆并不满意,认为小力长得一般。但是几次偷偷观察下来,发现小力待人接物很有教养,气质不错,知识面又宽。而且,只要上门作客,小力都会去厨房帮着婆婆打下手,洗洗鱼切切葱。好几次,小力还动手烧了几只特色菜让公公婆婆尝尝自己手艺。吃完饭,小力又总是抢着洗碗洗筷,揩揩煤气灶。当然,干完活,洗了手,护手霜是标配。临走还不忘顺手把垃圾袋带下楼去。结了婚,小力继续保持优良传统。晚饭后又多了一件事,天天陪着婆婆去散步,一边走一边“嘎三胡”,亲如母女,四周邻居看到“眼仰”煞了。“找媳妇要找907的小力”成了小区里的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