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造型他们是专业的

2018/11/16 9:59:24

作者:陈琳 编辑:陈熊(实习)

      说起造型师,这算不上是个令人感到陌生的职业。每一次明星、模特在舞台上、红毯上、镜头前的闪亮登场,背后都有造型师长达数小时的辛勤劳作和创作。然而,很多人可能并不清楚,除了这些为人、服装做造型的造型师之外,还有一种专门从事家居空间造型的造型师。他们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作用?看看每年宜家推出的厚厚一沓的用户手册,其中那些充满着生活质感、美轮美奂的家居场景,从最初的创意构思到最终呈现都出自这些家居造型师之手。再看看时尚家居杂志上那些唯美的家居大片,也都有他们在背后全力出谋划策。

      家居造型师对家具、陈设搭配总有千般妙点子,他们赋予静态的物体和空间生动的视觉表达。看看最近某知名网红花艺门店招聘家居造型师的要求,“不仅要有创意和好品味,还要稍有美术基础,了解配色、光影和构图的关系,同时熟知不同时代的家居风格和特点,擅于发挥想象和创造力,既能还原经典的盖茨比式闺房,也能混搭出时髦的北欧风格公寓”,你就对这个职业的要求有多灵活、多严苛有所了解。

      事实上,这是一个关于物体、空间、光线、色彩、质感,包罗万象的创意职业。作为成熟的家居造型师,独特的审美、对于创作的热情与激情,不断累积的经验缺一不可。在上海,就有一批专业的家居空间造型师,他们各有所长,在工作中也练就了一套专属的绝活。

      时尚背后的返璞归真

      独立家居造型师胡蓉,把自己在摩登上海时尚家居展COC展区亮相的空间作品“发呆亭”作为自己全新的开始。用她的话来说:“现代人的生活有点严肃,一本正经的,所以我想打造一个让他们放松身心的空间。”和国内家居造型师普遍师法西方,从西方文化中寻找灵感不同,胡蓉却从传统中国文化中汲取营养,沧浪亭中的一处小馆翠玲珑最终成就了胡蓉的“发呆亭”。

      当然,“发呆亭”并非中规中矩的传统中式特色,“以光为屏,将风做景”,胡蓉大量运用了轻盈的现代材料,造就了一个颇为时尚的休憩空间。很多人看完COC展区后都在议论,“发呆亭”看似无用,却是一个有底蕴、又好玩的空间。

      看似无用,但其实蕴藏着功力和锋芒,这是胡蓉的风格。胡蓉成为家居空间造型师是在很久之前,彼时,时尚家居杂志《安邸》刚刚创刊,在大学学习服装设计,而后又成为时装造型编辑的胡蓉看到招聘的消息相当心动,便自动请缨。“我是一个对创造充满热情的人,时装造型师给出的创作空间比较有限,而静物造型的家居空间反而更有发挥的余地。”

      “她是一个会玩命工作的人,造型创作常持续到深夜,空间里的任何细节都不放过,”和胡蓉合作过的摄影师这样评价她。胡蓉坦言,从事这个职业,最初自己也有过手忙脚乱的时候。比如,有一次她被美国抽象主义大师罗斯科的绘画打动,希望从中吸取灵感进行创作。但是在整个家居空间的布局和构思中,胡蓉不断地做着改变,为了得到她心目中想要的感觉,最初的构思和调整后的呈现完全不同。

      “坚持初衷很重要,”胡蓉坦言,空间造型创作是一个自我探索的过程,在与物、与空间、与光线、与色彩“沟通”的同时,也是自我探索的过程。而能创造出理想的空间氛围,并不是随性而为的事情,这个职业有风险、有压力,大局和细节都要牢牢把握。

      和国内其他同行不同,胡蓉很早就迷恋上了中国传统文化,除了在西方艺术中寻找灵感,她的日常闲暇也被博物馆的唐宋字画、瓷器、古董器具“装满”了。“东方美学,是我一直在探索和锤炼的风格。”

      作为家居圈内颇有名气的资深造型师,胡蓉成立了自己的文化创意公司,她已经把触角伸向了更广阔的领域,包括视频及平面广告拍摄造型、空间及软装设计、艺术品搭配、艺术装置、橱窗展示设计等与空间有关的创造活动。为璞素等家居品牌创作大片之外,胡蓉还为华为、上好佳做着空间视觉创意的工作。

      “我很看好家居造型师这个职业未来的发展,一方面,市场的需求量在增加;另一方面,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比较少。”胡蓉从自己的经历出发,坦言家居造型师的可塑性很强,蜕变的机会很多。“我自己也会做一部分空间设计,但主要是软装,技术部分需要与人联手合作。”

      “双剑合璧”更默契

      事实上,潜心创作的家居空间造型师也是一个需要不断与服务对象、拍摄对象、摄影摄像师、编辑、剪辑师等各个环节人物不断沟通的职业。

      就笔者所见过的家居造型师而言,他们会在构思前期不断与拍摄委托对象沟通,比如根据空间的布局和拍摄时的光线,需要以哪些配饰和花艺匹配所要突出的空间和家居产品。在拍摄具体室内家居环境的时候,他们要动手铺设床单、布置沙发布艺,折纸、堆叠,总之,任何“杂事”他们都得过手。

      而与摄影师的沟通,也是至关重要。家居空间造型师王悦就因为这样的机缘,和摄影师关里走到了一起。“彼此合作非常有默契,我们因为一起工作而结缘。”

      不过,让王悦一度尴尬的是,在家居空间造型师这个职业在国内初兴之时,这个职业因为隐藏于摄影师之后,常常被客户“遗忘”。“国内关于家具拍摄的造型师确实不多,这个职业也很容易被甲方忽略,他们大致会觉得我有摄影师和前期方案为什么还要造型师?”王悦坦言,“在视觉内容创作的过程中,除了摄影师对光线构图的把控之外,优秀的造型师对空间风格的营造、角度的选择、产品的状态落位,搭配得恰到好处,会对照片起到关键的影响力。”

      王悦也是从在家居时尚杂志担当造型师出道的,对美一直抱有好奇心和敏感度,每一次创作,她都精准地把控空间中物品的位置,追求完美的搭配,仔细、不厌其烦地将空间的每一个细节调整到最好状态。

      现在,她和先生关里一起经营稷优文化(GWstudio)摄影工作室,担任工作室的造型总监。夫妻俩可谓双剑合璧,这一点,在他们为COC打造的“盒子空间”就能窥见一斑。“这个装置是我们的共同创作,外观看似阵列堆放的盒子,颇具形式感,但变化视点,走到盒子上方,将看到完全不同的空间,盒子的外框就像观众的取景器,而盒子的内部打造则是造型师的工作。”用王悦的话来说,这个空间正好诠释了她与关里,摄影和造型在工作中的关系,“造型师做好恰当的设计,摄影师找到合适的视点配合恰当的光线完成照片。”

      在创作中,王悦和关里有默契,也常有分歧。“有分歧就有理有据地表达出来呗,说出来就好啦,反正我们都是没心没肺的白羊座。”王悦说,他们一直都在认真经营自己的电商摄影棚。“现在电商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对图片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的默契配合与经验、眼界都是优势,我们希望把漂亮的图片拍摄产业化的同时又保有不同。”

      职业恋物癖反哺生活

      驾轻就熟创作美妙无比的家居大片的同时,亲自动手把家扮靓也是家居造型师的拿手好戏。造型师Roger有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和几年前入行时无异,但工作上的磨炼却让他在装点自己的居住空间时也举重若轻。

      出于职业敏感,喜欢收藏、观察的Roger,对就地取材的旧物再造有着自己的心得。

      就比如,当初租了38平方米的小屋,Roger并没有花太多的成本来重新装潢。他在整个空间做了一番观察之后,便对大框架胸有成竹。他先将连接卧室与内阳台的承重结构刷成了孔雀蓝,抢眼的强烈色彩使毫无隔断的主空间主动划分了层次。对空间光线颇为敏感的他,还观察了窗户进光的角度,把向阳面刷成了偏冷的灰色,向阴面则稍带暖调,让整个家居空间在视觉色彩上得以平衡。

      运用自己的专业特长,Roger用很小的成本把房东留下的鞋柜、储物架、衣柜等旧家具用白色粉刷一新后,在细节处用金色丙烯颜料勾勒几笔,这些原本深色调的经年老古董瞬间就变成了时尚家居单品。

      工作之中,Roger曾经无意中砸碎过一尊石膏像。根据房间的布局,他略加思索,便灵感闪现,一只灯泡、一个珊瑚标本,和石膏像结合,就成了为整个房间量身定制的台灯。而那只“80后”的玻璃移门立柜,则被他用来装载自己常年以来收藏的各种玻璃瓶和瓷器,大胆的混搭之中,复古又时尚的气息迎面而来。

      用Roger的话来说,因为职业的要求,家居空间造型师通常都有恋物癖,是严苛的完美主义者,但也正因为是一丝不苟的视觉“动物”,这样的职业素养也反哺了家居空间造型师的日常生活。

      有独特的美学追求,有志同道合的伙伴,有信手拈来的美好生活,家居空间造型师成了上海这个城市中特立独行,活得有滋有味的一群职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