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红色老房子”的神采

2018/11/30 10:23:13

作者:瞿依贤 编辑:陈熊(实习)

      “二大会址里面所有的东西,每一根管道、每一根线,我都知道,”吴公保笑着对记者说,“对我来说,二大会址就像是我‘第二个家’。”

      除了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上海工匠、上海静安建筑装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静安装饰)保护事业部经理吴公保修缮过的历史建筑还有很多:毛泽东故居、刘长胜故居、中共淞浦特委、外滩海关钟楼……多年的修缮工作,他和这些历史建筑也结下了不解之缘。刘长胜故居的护墙板

      2014年,坐落在愚园路81号的刘长胜故居经修缮改版后向社会开放。修缮后的故居进一步增加了实物展出,还原历史风貌。吴公保是这次修缮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在上海的市政建设规划中,被平移而得以保留原貌的,只有刘长胜故居、上海音乐厅等几处建筑。2001年,刘长胜故居整体自西向东平移了118米。刘长胜故居也是中共上海地下组织斗争史陈列馆,建筑体量不大,为了展示丰富的内容,吴公保带着团队在施工时把南面的阳台遮挡掉,做出更多的展览空间。

      为了更好地还原故居底楼护墙板和壁炉的面貌,吴公保还找到刘长胜的后人做口述,听他们回忆当时故居里什么地方有壁炉,什么地方是洗手间,护墙板是什么样的……

      巧合的是,当时上海刚好有另一幢花园住宅因城市建设需要被拆除,吴公保去做考证,一看里面的老柚木护墙板跟刘长胜后人口述的护墙板极为相似。后来,静安装饰通过文化局买下这一套护墙板,用到了刘长胜故居中,被如今一批又一批对革命历史、工运历史和红色文化感兴趣的参观者所看到。

      吴公保对红色历史建筑的修缮特别在行,他跟中共二大会址也有着不解之缘,从2003年至2017年,他带领团队对二大会址进行了大大小小的修缮共十余次。

      十多次,说来容易,但过程并不简单。2008年,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吴公保和团队几乎是废寝忘食。实际情况是,纪念馆为两层楼石库门建筑,根据设计图纸,序厅必须打通一二层楼,提升整体高度,使参观者视野开阔。而二大会址的建筑结构属于石库门砖木结构,每间房间均由柱子受力支撑二楼。如果受力柱拆除,已有90多年历史的这幢老建筑将面临倒塌的危险。

      摆在面前的技术难题,让吴公保和同事们一筹莫展,但“攻坚克难”四个字在吴公保眼里并不是漂亮的口号,他带领同事花了两周时间想点子、出方案,几易其稿终于拿出了一套可行方案。“我们通过三管齐下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先在南北承重墙加柱子,再加局部剪力墙分解受力;另外,采用地下补桩夯实地基。”吴公保说,这个方案奏效了,其中一项工艺在上海历史建筑修缮界属于首创。

      璀璨的毛泽东旧居

      茂名路毛泽东旧居,建于1911年,是一幢颇为典型坐南朝北、二楼二底砖木结构老式石库门住宅建筑,也是一代伟人毛泽东第九次来上海工作期间(1924年2月至年底)居住的地方,现为上海唯一对外开放的毛泽东寓所纪念地。

      毛泽东一生曾50多次来上海,其中,1927年之前就来过上海10次,因此在上海不少地方都留有毛泽东旧居。茂名北路120弄7号是他第9次来上海时居住的地方,这里不仅是他住得最长的一处,也是最富于家庭生活气息的一处。

      上海毛泽东故居甲秀里房屋建成于民国4年,在抗日战争期间,甲秀里改名为云兰坊。1960年,相关部门开始对毛泽东寓所旧址进行调查,最后确认今威海路583弄7号或9号(原慕尔鸣路318、319号)均有可能为毛泽东寓所旧址。

      茂名路故居在很长时间里一直是普通的居民住宅,直至1999年改建为上海茂名路毛泽东旧居陈列馆对外开放。今次历经两年的修缮,上海毛泽东旧居陈列馆今年又重新对公众开放,这也是静安装饰第二次对毛泽东旧居进行修缮。

      修缮过程中,吴公保和团队面临不少难题。首先是外立面复杂多样,如其中的外立面清水墙、石库门门头、门窗线脚、窗盘、腰线等,施工材料的考证及施工工艺手法较为复杂,需要确认及准备的小样较多,且如何确保修缮后的质量也是难题。

      吴公保和团队考虑到,故居重点保护部位较多,同部位往往有多个重点保护部位,例如屋面中瓦、外立面有清水墙、木窗、线脚,楼梯踏步及踢脚线等。对于不同的重点保护部位安排不同工种进行施工,施工中穿插施工较多,同时还要考虑新老材料及工艺的结合如何得以展现。而重点保护部位,包括外立面清水墙面、木门窗、楼梯间等,在修缮过程中、养护过程中,施工人员就一直在使用、踩踏,很难把控修缮质量。

      加上故居位于南京西路及威海路商业圈周边,环境复杂,施工场地狭小,同时周边居民较多,项目体还必须遵守文明施工不扰民的原则进行修缮。修缮时必定会有材料、机械的进出场,垃圾清运工作也会影响到周边商户、居民,如何得到周边商户、居民的配合更是修缮工程的一个难点。

      所幸,最后,所有问题都得到妥善解决。吴公保和团队根据现行文物建筑规范,将屋面、外立面、木门窗等恢复原始外貌,结合设计图纸,确保修缮质量,并遵循原工艺手法,将旧居的文物建筑风貌与文化价值展现了出来。

      毛泽东故居各重点保护部位都达到了精益求精的效果,手法精致,又不失文物建筑的历史沧桑感,充分体现了现代修缮技术与传统工艺的融合,提升了传统工艺的艺术价值,让历史的沧桑感与红色革命的基因都得到了延续和传承。

      择一职业终一生

      1977年,吴公保毕业于上海市房地产学校土木专业,主攻木工。1979年,19岁的他进入当时的静安区房地局系统———上海市静安区房屋修建公司参加工作,成为一名房屋修理工人,跟着师傅学习木工技术,他做了整整9年房屋修缮一线工人。

      在技工学校为木工手艺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加上技术手艺在同学之中也是出类拔萃,进入单位后,他被安排在当时木工技术数一数二的师傅身边再做深造学习,因而能有幸与这些老师傅们共同工作,并有机会向他们学技术、学手艺,年轻的吴公保感到由衷鼓舞与欢心。刚开始,由于年纪尚小,吴公保总觉得做木工很枯燥,渐渐便没有了耐心。见状,师傅耐心跟他说,要沉下心来,安心学习技术,只有从一点一滴做起,才能掌握木工技术里头的诀窍。

      此后的日子里,吴公保安心跟着师傅钻研木工技术,对钻研木工技术也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他始终牢记师傅说的:学习木工技术,就是要耐得住寂寞,沉得住气,克服好高骛远的心态,不怕苦、不怕累,坚持把木工工作做实、做精、做细、做到极致,只有这样技术才能提高。这也是他工作40年来始终秉持的信条,始终视木工技术为一种工匠精神的修行,穷尽一生磨炼技能,筑就自己的梦想。

      在师傅的指导和自己的努力下,二十来岁的吴公保凭借过硬的木工技术,在同行中已成为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技术得到了行业专家们的一致认可,也得到了单位领导的一致肯定。领导安排他担任项目经理,于是他的角色从自己一个人干,转变为带着团队一起干。在此过程中,他非常珍惜每次房屋施工的机会,他认为每个项目都是一次学习技术和提升能力的机会。

      从1997年开始,吴公保先后承担了外滩中山东一路17号友邦大厦结构加固及装饰装修工程、上海海关钟楼修缮工程、南京西路772号原犹太人总会(现春兰集团办公场所)全项修缮、广东路93号原永年人寿保险公司、民生银行结构加固及全项修缮、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修复修缮、汾阳路9弄3号“小木屋”住宅修缮、汾阳路45号西班牙式建筑修缮以及近期的上海基督教女青年南京西路旧址(丰盛里18号)抢救性保护复建工程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汾阳路9弄3号“小木屋”是上海唯一的一幢木结构承重、木结构外墙的纯木房屋。由于他精益求精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前述项目先后荣获上海市建设工程“红花杯”优质工程奖。而这些项目的实践,也为他专业技术的提升奠定了基础。

      一砖一瓦皆是艺术品

      从业40年来,吴公保从施工一线的木工成为现在的保护建筑事业部负责人,他爱岗敬业、求真务实的工作态度得到了公司领导们的一致肯定与好评。

      长期以来,对文物建筑和优秀历史建筑的修缮、修复、改造工作,他有着自己独特的修缮施工---独具特色的"拆、洗、修、补、整"五字方针。

      他在日常工作中对施工的质量极其苛刻严厉,常指导团队要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提升自己的质量标准,增强管理意识、服务意识。同样,他对待每一项修缮工程,都是当作一项艺术品来完成,所以,他修缮过的百幢历史建筑一次性均达到100%的合格率,0%返修率。2010年始,吴公保带领团队参加了地铁12号线南京西路站保留建筑拆解与复建工程。秉持着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和执着的精神,他刻苦钻研技术,在施工现场任劳任怨,默默奉献,在工作中把"工匠精神"践行得淋漓尽致。

      因为该项目在上海乃至全国都为首例,可以参考的相关案例几乎没有,所以难度前所未有。那段时间他在白天挥汗如雨,在晚上苦思冥想,头脑风暴项目会议一场接一场……在闷热的施工现场,他根据保护建筑施工操作规程,严格把控现场屋面、外墙、拱圈等施工工艺及修缮手法。

      2016年,丰盛里18号复建项目开工,吴公保带着项目团队对各类图纸进行会审及校对,并要求项目团队加强工程质量把控,要求现场施工人员根据保护建筑施工操作规程,对屋面、外墙、拱圈等修旧如故,细致入微,严格把控施工工艺手法,特别要求团队成员对该复建建筑上的各种砖雕工艺的认识提升到一定的高度。

      值得注意的是,现场砖雕用的手刀、弯刀、铲刀、半圆刀、三角刀等数十把刻刀都是砖雕技术人员自己做的,有时候雕刻到某个位置或部位,刀不适合还要立马新做一把。 吴公保说:"砖雕跟雕塑不同,砖雕是做减法,多凿了块是粘不回去的了,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对图案作适当的即兴修改,这种情况也较为常见。木雕就不同,一个雕错了或是雕断了,还可以用胶水粘起来后再雕刻。砖雕技术的运用还要有眼力,挑砖选材同样也是一门技术活,与普通的建筑用砖不同,雕刻用的青砖或红砖一定要质地细腻缜密,没有任何空隙和砂砾。排砖也很讲究,一般都是拿起来敲击,听它发出来的声音,不能太闷也不能太脆,太闷难下刀,太脆容易崩。"

      辛勤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丰盛里18号的复建得到业界权威人士及专家学者的一致肯定,同时也对吴公保和团队的营造技艺和保留保护修缮的工艺手法高度认可,并希望这位老法师将工匠精神继续弘扬并传承下去。

      "'二大'是第二个家"

      二大会址纪念馆办公室主任朱胤跟吴公保从2007年就开始打交道,那么多年下来,朱胤认为吴公保是热爱老房子、具有情怀的人。有一点朱胤感到很惊讶:吴公保对上海几乎每一栋老房子都如数家珍。"静安区从北到南,我感觉是找不出第二个公保师傅这样的人了,又有匠人精神,又有专业素养,"朱胤说,"公保师傅是对二大负责,对文物保护建筑负责,将它呈现在世人面前。"

      11年修缮二大会址纪念馆,吴公保对二大纪念馆的感情非常深厚。纪念馆外立面的油漆配方是由专家通过会议定下来的,吴公保对此很是重视,配比差一点都不行,要求非常严格。在外人看来,配出来的颜色跟原定的颜色几乎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不同,但吴公保觉得要丝毫不差才行,他很较真,说差一点就会出现不同的颜色,效果不一样的。

      看自己修缮的建筑跟旁人的视角和落点总归不一样,吴公保说:"我感觉二大就像第二个家,我把它当成自己的家,每次去都像是回家。"二大会址纪念馆的整个布局都在他的脑海里,"我等于是二大的'活地图',里面每一根管道、每一根线我都知道,"他说在自己修缮过的所有项目中,他对二大会址纪念馆最有感情。

      上海方凯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俞成跟吴公保合作过北苏州河1040号历史保护建筑,该建筑是第四批三类保护建筑,当时需要对外立面以及内部重点部位进行保护。张余成说,吴公保当时去现场看了房子之后,就对房屋进行了分析,还说出了房子大概的建造年份,老房子所用的结构、材料,包括砖头、砂浆,随着时代变迁产生的装饰也一一道来。他感慨道:"这都是老同志那么多年来总结的宝贵经验。"

      修缮历史文物建筑跟修普通建筑不同,吴公保说,要先对历史文物建筑进行考证、调查,甚至还要找在里面居住过的人进行口述,"缺少这个对比分析的过程,修缮出来的建筑肯定是这里不对、那里不对。"

      吴公保认为,修缮本身也是一种历史:任何一幢优秀历史建筑、文物建筑,能完整保留到今天都经过或大或小的修缮,而每一次修缮也都刻进了建筑的历史。要修缮历史建筑,对历史必须要有了解,"否则就是莫名其妙了。"吴公保无论在工作中还是业余时间,都花大功夫研究相关历史书籍。

      培养后辈传承匠心

      所有人都惊讶于老法师手艺的精妙,殊不知这些精妙的背后,是老法师四十年的坚守与钻研。当"手艺人"变成守艺人,他守的不仅是曾经的文明,更是被年代冲淡的需要。 然而,在上海历史保护建筑修缮行业,既懂理论、会项目管理,又掌握传统修缮工艺的人大多都已年过半百。随着老一批修缮工人转行或退休,上海历史保护建筑传统修缮工艺或有后继无人的危险。

      但吴公保作为老法师,看法却并不那么悲观。他经常被问及退休后后继何人,工匠精神能否传承下去的问题。对此,他总谦虚地说:"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年轻人聪明,悟性高,他们很快会超越我。我可谈不上什么精神,我只是尽力把我的工作做好。我今年59岁,明年我就退休了,公司制订了工匠精神的培育计划,要我带好徒弟,加大培训指导,为保留保护保驾护航。我感到这份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但我一定尽我所能,通过施工项目挖掘培养好身边的青年同志,为保留保护事业后继有人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为了传承和发扬工匠精神,静安装饰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工匠工作室,为吴公保及其团队弘扬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和技艺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舞台和空间。

      未来,工作室将传承吴公保以及其他前辈的宝贵经验与专业技能,充分发挥"传、帮、带"的作用和优势,有针对性地补齐当下从业人员历史文化以及修缮技艺缺乏的短板,不断培养合格、独立操作的岗位能手,将工匠精神品牌效应不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