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的时代不变的家风

2018/11/30 10:24:21

作者:陈琳 编辑:陈熊(实习)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生活必然受到社会变革的深刻影响。改革开放四十年,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济、文化、民生等领域的变化翻天覆地,对家庭领域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尤其在上海,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新与旧、中与外、现代与传统碰撞交融,多元的家庭文化更是激荡共生。

      然而,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执着坚守、相互扶持、相濡以沫、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良好家风却一直是人们提倡的,也是人们投入到火红的社会建设之中的坚实基础。

      在上海档案馆外滩馆近日拉开帷幕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上海家庭文化展”上,重达八斤的近千封情书,五六十年夫妻恩爱档案,曾经见证了一个年代的各种票证,相夫教子的亲笔手记……这些见证上海改革开放40年家庭文化变迁的珍贵展品,展示了上海家庭在变革的时代中代代传承的良好家风。它们不仅是一个个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也记录下了美好家庭在时代变迁中不变的核心价值观。

      纸短情长,相濡以沫

      从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居住在上海嘉定区安亭镇的陈才宣与陆彩英夫妇,是响当当的名人,他们珍藏的八斤重的情书见证了他们近半个世纪的经典爱情。为此,媒体多次对这对夫妇的感人故事进行过报道。这次,“八斤情书”也出现在了展览之上,让不少用惯了微信、QQ等通讯工具来传情达意的年轻观众惊叹不已。

      说起这“八斤情书”,这对相依相伴多年的老两口仍会露出满足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那段火红的青春岁月。和当时很多年轻人一样,他们是由朋友介绍认识的。彼时,陈才宣33岁,在解放军第十二军三十四师;陆彩英25岁,是部队野战医院的护士,热心的战友为他们牵了红线。

      两人的第一次相亲持续不到十分钟,几天后,陆彩英意外地收到了陈才宣寄来的第一封信:“我怀着崇高的心情和您见了面,虽然我们的交谈只有几分钟,但完全可以证明战友对您的介绍是实事求是的。”这封充满尊重、洋溢着热情的来信,打动了陆彩英,两人开始了鸿雁传书式的交往。

      在这些往来的信件中,可以看到雷锋的照片、毛主席的题词,还有写信一方本人的照片。虽然两人的部队驻地当时相隔几十公里,平时难得一见,但通过这些书信,陈才宣和陆彩英彼此间的了解渐渐加深。

      一年之后,两人第二次见面,虽然并没有说话机会,但因为有之前大量真诚的书信来往作为铺垫,双方都感觉相当亲切,之后,书信中的彼此称呼发生了变化。就在第二次见面后的“八一”建军节,陆彩英收到了来自陈才宣的真挚表白信。“希望我们能很快地建立起幸福的家庭!才宣。”

      他们的结合就像电影《李双双》里所说,先结婚,后恋爱。不过,婚后很长时间,他们不得不忍受分离的生活。陈才宣和陆彩英利用假期领了结婚证,没来得及筹备婚礼和酒席,在拜访双方家长后,两人又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

      然而,唯一交流感情的方式———写信却照样让他们的感情继续升温。通信最频繁的时候,陆彩英一天能收到三四封信,最多的时候甚至达到五封。如果两天收不到对方的信,彼此心里就会开始着急担心。

      因为相聚的时间很难得,每年一次的休假前,两人都要互相通信计划一番。不过,很快,陈才宣和陆彩英就接连有了一儿一女。女儿快降生时,陈才宣无法请假回家,只能一天一封书信尽可能关心待产的妻子。孩子满月时,陆彩英给女儿拍了张照片寄到部队,陈才宣才见到了女儿的模样。

      在分开的十几载时光里,这对夫妇彼此坚守对家庭的承诺,尤其是陆彩英,不光要自己艰难地拉扯两个孩子,工作也处处不甘人后。他们的女儿曾经在对媒体回忆自己童年所见时说,因为要值夜班,她的妈妈每天吃了晚饭把她和弟弟锁在屋子里,然后就到医院上班。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姐弟俩才看到妈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然后还要给她和弟弟准备吃的,相当辛苦。劳累到极点的时候,妈妈总会拿出爸爸的来信,一边看一边流泪。“但妈妈从未对爸爸抱怨过。”

      两人的鸿雁传书在一家团聚后终于告一段落。因为知道分离之苦,陈才宣格外珍惜与家人朝夕相伴的日子,他帮妻子做家务,与孩子谈天说地,一家人和乐融融。但陈才宣和陆彩英却并不知道,彼此珍藏的“秘密”。直到有一年搬家之前,整理东西,陆彩英发现有一个箱子满满当当,而且老伴也不打算处理,便问陈才宣要带到新家的是什么宝贝。“是信,”陈才宣回答,没想到陆彩英接口道:“我也有很多,都是当年你写给我的!”这时,老两口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来,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珍藏着这些爱的见证。

      纸短情长,八斤情书并不足以完整记录这对夫妇几十年如一日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甘于奉献的深情厚谊,但它们已经成了上海良好家庭的标志符号。

      搜寻时代印记的有心人

      展品中,另一对夫妻的“恩爱档案”同样动人。

      上海奉贤居民邵根才曾驻守海防前线,长期在云贵高原等艰苦地区工作,由于环境受限,他和妻子沈慧娟两人见面和通信都极为困难。但就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沈慧娟始终默默地支持着丈夫的工作。

      平凡的生活却因为有心人的记录变得不平凡起来。邵根才亲手制作的夫妻档案,记录了他与妻子结婚五十多年来共同走过的岁月,“平平淡淡,恩爱一生”。不止如此,他给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分别制作个人历史档案,内里附着档案所有人自出生至今的证书、资料,甚至是买过的玩具发票、家电说明书、看过的杂志、小人书……每一本足足有7、8斤重,厚度达到10厘米。

      但这仅是邵根才有心“收藏”的时代印记的一小部分。事实上,更让邵根才骄傲的是,他搜集到了3万多张计划经济时期的票证,连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人也未必全见过。在奉贤的区档案局,他有一个专属的收藏馆,专门展示这些票证和票据。不止如此,在邵根才家的阳台上、客厅里、书房中,哪怕是细小的夹缝,他的各种收藏塞得满满当当,这其中就包括《白毛女》《红色娘子军》黑胶唱片、上海老越剧演员的相片、上海神仙酒厂完整的一套“八仙过海”老瓶子……

      邵根才能有今天的收藏成就,离不开家人的支持。

      1985年回上海生活后,邵根才发现,粮票等票证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他便动起做一本《上海昔日百姓票证》藏集的念头。那段时间,邵根才每个周末都会早早起来,顾不上吃早饭,带上妻子为他准备的面包,跨上摩托车就出发了。他想了各种办法进行搜集,先是最“笨”的办法,挨着老街一户户敲门询问,讨要作废的票证。此外,他还自掏腰包,印了不少名片发给废品回收站的工作人员,央求他们帮忙留意。后来,因为渐渐摸出了一些收藏的门道,他想起去上海各个区县一家家粮管所,提出收藏请求或许也是不错的办法。

      前后历时8年,邵根才组编了六部票证藏集,里面涵盖粮食供应证、饲料供应证、日用工业品购买证、副食品购买证等8大系列,以及上千枚五花八门的细分票券,诸如花生票、芝麻票、鞋票、线票、味精票、卫生纸票、抹布票等,很多收藏都是年轻人闻所未闻的,它们是上海市民昔日生活的最好证明。

      用邵根才的话来说:“40年前的一块上海牌手表、30年前的一张雪糕纸,抑或20年前的某一本画报,足以让你回忆起属于自己的‘那些年’。”随着邵根才的收藏渐入佳境,他家里的藏品越来越多,沈慧娟说起丈夫的喜好忍不住撇撇嘴,笑话邵根才“把好端端的家变成了库房”,但是整个家还是在她的支持和努力下被打理得井井有条。2009年,邵根才的票证收藏被载入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纪录,这背后有家人的支持,还有他们一家人好学、和谐的家风作为基石。

      “档案”藏着生活真谛

      用展览主办方的话来说:上海市民既是时代的受益者,也是时代变迁的见证人和参与者。记录时代变迁的有心人还有胡万裕。展览中,胡万裕将多年来自己积攒的饭票、车票、月票、火花贴、水电费,女儿从幼儿园开始,到海外留学归国的所有成绩单、学杂费单、荣誉证书编成10多个门类装满了数十本册子,组合成了“家庭档案”,其细致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胡万裕是徐汇区的一名退休教师。和邵根才一样,他的藏品种类也相当驳杂,但凡他感兴趣的、认为有收藏价值的,都被列为收藏对象。香烟纸、个人档案、票据、年历片等,透过这些纷繁杂陈的票据、硬币,可以看到小小家庭数十年来的变迁。

      不过,和专业的藏家不同,胡万裕所有的藏品都是从生活中得来,没一件是从收藏市场上买来的。比如,他收藏的票据系列中有一种罕见的“马桶票”,类似于今天的排污费。这是过去住在肇嘉浜路棚户区居民的真实生活写照。每天早晨,有人推着小木车定时来收污物。马桶票就是每月花三毛五分购买的凭证,被贴在一张“徐汇区清洁管理站革委会马桶粪便清除费缴费记录卡”上。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胡万裕结婚搬离棚户区,这张记录卡和“马桶票”才从必需品变为收藏品。

      因为有心收藏,在凭票供应的年代,胡万裕生活节俭,宁可不买实物也要将票据省下来收藏。在他制作的家用电器购买发票藏本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胡家的生活随着改革开放逐渐改善的轨迹。1980年,胡万裕花了190元添置了“企鹅牌”台扇。而到了1996年,胡家则以1.2万元购买了一台家用电脑,成为沪上较早用上电脑的家庭。

      如今的生活与过去相比有着天壤之别,而胡万裕用“仿宋体”一笔一划写下的,不仅是时代巨变的见证,也是上海家庭多年以来不变的勤俭持家、勤奋好学、善良本分的优良家风。“把家庭文化建设好是非常有必要的。”上海首份《上海市家训家风文化传承与发展现状调查》课题报告的项目负责人胡申生表示,家风影响社风,甚至还会影响党风、国风,如果每一个细胞都能充满着正能量,整个社会就会和谐美满。

      改革开放再起航,每个家庭的好家风,将支撑起上海的好风气,而与红色文化、江南文化、海派文化有机融合的多元家庭文化,也为上海加快建设“五个中心”、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迈向卓越的全球城市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动力,让“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上海城市精神更加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