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斯里兰卡司机甘那特

2019/1/7 10:33:06

作者:龙钢

      处在发展中的斯里兰卡,交通不是很发达。去该国自由行的游客,一般都租车旅行。

      笔者在斯里兰卡的司机名叫“甘那特”(译音),是位十分热情好客的当地人。他一边根据笔者事先制订的行程,为笔者驾车旅行;一边还兼做笔者的导游,在景点耐心地回答笔者的提问,讲解历史人文景观。

      小镇寻找“苹果”店

      抵达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已是深夜11点钟,等行李时,久久没有出来。在输送带停止运转时,我“钻”进了行李房,行李房里一件行李都没有了。在机场工作人员的指点下,我来到一处登记处,填写了一张寻找行李箱的表格,把未来一周住宿的酒店填上,说一旦找到了就给送上。

      出了机场,斯里兰卡司机甘那特高举牌子,已经等候在门口。当笔者告诉他,行李箱不见了时,。甘那特一边安慰,一边驾车先把笔者送至离机场最近的海滩小镇尼甘布镇民宿酒店。行李不见了,最大的麻烦是笔者“苹果”手机的插座、充电器等都没有了,且由于寻找行李,电话打得连手机电都快没了。如果找不到“苹果”手机专卖店,就意味着将与任何人断绝了联系。

      第二天一早,甘那特得知笔者最紧迫的事是寻找到“苹果”手机专卖店。于是,他四处打听(甘那特不是尼甘布镇人),因当地人使用“苹果”手机者比较少,要找到非常不容易。尼甘布镇很小,车辆兜一圈,也就几分钟。甘那特开车来回兜了一圈也没找到“苹果”店,后又下车问了当地人,当地人也都说不知道。“不死心”的甘那特打电话给相熟的其他司机,终于有位司机告诉他,在镇上的某个小地方有家“苹果”小店。于是,甘那特一边接听手机里的“指示”,一边开车寻找,结果,这家只有一扇门大小的“苹果”店终于被找到。此时的甘那特似乎也像完成了一件大事、。

      过了若干天,我那在香港机场下机的行李,重新来到了斯里兰卡,使我担心了数天的“行李”事件终于得到了解决。

      司机帮笔者抢座位

      斯里兰卡自由行的游客,乘火车“游览”印度洋是必备的项目。所谓乘火车“游览”印度洋,就是坐类似于中国“绿皮车”的当地火车,从加勒到该国首都科伦坡这一段行程。近200公里的路程,火车行驶的路线一直贴着印度洋而行,铁轨最窄处只有1米多,因电影《千与千寻》所提及而名闻遐迩,被人们誉为世界上最美的铁路线。

      甘那特,经过多天的相伴,彼此已经很熟悉。笔者的斯里兰卡游最后一站需要乘坐火车“游览”印度洋。“甘那特”把笔者送到加勒火车站,嘱咐笔者买好票跟着他,他要去帮我抢火车座位,便进了车站。

      初次到南亚,不知为何坐火车还要抢位子?正在纳闷时,火车进站了。甘那特一个百米冲刺,箭步上了火车。当笔者上车时,甘那特已经帮笔者抢好了临窗的座位。当火车慢慢启动,沿着印度洋行驶时,笔者发现自己所坐的位子正好临窗“贴”着印度洋这一边。

      老旧的火车拉着铁皮车厢“摇摇晃晃”地行驶着,过了密林和村落,便来到了印度洋,海水拍打着岸边。此时的火车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是否有意让游客欣赏和拍照不得而知,但临窗的优势还是让笔者能近距离地拍到了火车行驶在印度洋上的美景。

      直到这时笔者才“悟”出,原来甘那特为什么要帮我抢座位了。他是想让我更好地欣赏到印度洋的美景,而如果坐在另一边的乘客,欣赏印度洋美景的角度就要差很多,况且斯里兰卡的火车非常拥挤,你要从另一边过来欣赏美景就很难了。如果不是甘那特这么热情地服务,笔者的斯里兰卡之行就要留有些许遗憾了。

      司机兼任导游

      斯里兰卡霍顿国家公园和世界尽头非常有名。虽然出国前做了一番功课,但实地游览时,司机甘那特的讲解堪称是位出色的导游。

      霍顿国家公园是一个美丽、安静、奇特的世界。这里被原始的草地覆盖,若干茂密的森林点缀其中。岩石从地下冒出头来,瀑布如同镶了金边的锦缎,湖面雾气腾腾。

      霍顿国家公园是斯里兰卡唯一允许游客自由步行游览(按规定线路)的公园。甘那特一早4点多就带我上路了。因为游览世界尽头(深度880米,让人震惊的悬崖),得趁早,最好在清晨6点至10点,这个时间段云雾尚未挡住你的眼睛。甘那特告诉笔者,因为进了公园,走到世界尽头有4公里距离,步行要2小时左右,所以一定得赶早。

      笔者特地穿了双运动鞋,穿上冲锋衣和毛衣(海拔高,凌晨温度比较低),酒店还特地为笔者准备了早点,和甘那特从努沃勒埃利耶出发,向世界尽头走。由于一路上多为凹凸不平且被流水冲刷得有点光滑的石头路,所以甘那特特别提醒笔者,一定要注意脚下的路。这段路非常长,所有赶往世界尽头的游客大家不管是否相识,都在相互鼓励。路途中稍事休息时,甘那特会介绍些霍顿国家公园和世界尽头的历史,告诉笔者这里游览要注意的事项和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意外:世界尽头是没有安全护栏的,一些游客因疏忽而坠落山崖。甘那特俨然像位导游。

      斯里兰卡之行,有了甘那特,笔者省心了不少。10多天的朝夕相处,笔者和甘那特成了好朋友。笔者事先对斯里兰卡并不了解,只知道该国曾是锡兰。上世纪七十年代,曾经的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对中国非常友好。事先做的旅游功课,还是遗漏了一些在当地人看来值得一看的名胜古迹。好客的甘那特会热情地一一给笔者介绍,询问是否需要去?这使得笔者此行丰富了许多游程。甘那特甚至还带笔者到了原本不在行程内又非常想看一眼、一般人很难去到的,由中国企业帮助建设的科伦坡港。

      甘那特此次带着笔者周游了似乎整个斯里兰卡,科伦坡、加勒、米瑞莎、丹不勒等地区都给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尽的海滩,永恒的废墟,好客的人民,成群的大象,迷人的海浪,著名的红茶,以及非常令人难忘的印度洋边的火车之旅和我的司机甘那特……关于斯里兰卡,笔者有着说不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