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恶意欠薪者”送上法庭

2018/4/10 21:21:59

作者:赵竺安 编辑:劳动报

      2017年,对于闵行区劳动监察大队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去年,该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实施监察案件1742件,结案1746件。其中,对存在劳动保障违法行为的266户企业予以立案并责令限期整改,追缴社会保险费284.06万元,涉及员工155人;责令补发克扣拖欠的工资、加班费2680万元,涉及员工5110人……可以说,每个案件都倾注了监察人员的心血和汗水。本期劳权,请来闵行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副大队长严春华,由她讲述劳动监察案件背后的故事。

      一年移送五起“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

      拖欠劳动者血汗钱,还企图一逃了之,对于这样的黑心老板怎么办?我们闵行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的答案就是:抓你没商量。

      去年1月19日,我们接到举报,一家住宅开发公司老板拖欠了上百位职工工资。接报后,我们与区信访办、镇劳动部门等联合,一起赶往事发现场。

      由于临近春节,被拖欠工资的职工情绪波动极大。我们与其他部门工作人员一起,一边做职工的思想工作,一边联系老板。电话里,老板借口他在北京治病,不愿赶回上海处理相关事宜。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搞清被拖欠工资的人数、数额,我们当即与所有的职工开展调查,制作笔录,直到忙到第二天早上两点多,我们才清算完毕,这个老板拖欠了102名员工2016年6月至9月期间工资187万元。

      由于牵涉人员众多,数额较大,我们再以短信、打电话的方式联系老板。可是,老板始终隐匿不出面接受调查。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于1月22日,果断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小年夜,公安机关就把老板从象山抓获返沪。

      4月28日,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对这位老板实施批捕并提起公诉。12月6日,闵行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这位老板犯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该案被人社部列入十大欠薪案例予以公布。

      多年来,欠薪欠保,老板一逃了之,始终是劳动监察的难点问题,也是职工最为痛恨的事。如何解决这个“痛点”,我们内部进行了多次讨论。经分析,绝大多数隐匿、逃逸的老板,经营确实发生了困难。但是,他们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自己的经营不善转嫁给职工,以此逃避自己的责任。对此,我们提出了绝不姑息、坚决打击的方案,并在春节前开辟了处理欠薪案绿色通道。我们的方案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区公安等相关部门的配合。

      事实也证明了我们的“预判”。拿这起欠薪隐匿案件的老板来说,被捕后,为了减轻处罚,其家属带着律师立即赶到大队,提出归还欠薪的请求,并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归还了职工的欠薪。

      去年一年,我们就处理了五起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案。此举,及时维护了职工群众的合法权益,也给违法企业以震慑。

      在此,我们也想对欠薪企业说,企业经营中发生困难,可以开诚布公地向职工说明,并拿出解决方案,或争取职工同心同德共渡难关,或给予职工补偿做好善后事宜,或向有关部门咨询汇报,按规定程序处理,但绝不能一走了之。须知,随着劳动保障监察力度不断增强,无论欠薪欠保者走到哪里,我们都会一追到底。

      从阁楼上找到的企业

      2017年5月的一天,52岁的陆先生来到我们这里投诉。他说,他于2013年11月1日应聘到一家劳动服务公司工作,被派遣至浦江镇一住宅小区从事保安工作。2017年5月10日被用人单位解雇。工作期间,用人单位一直没有给他缴纳社会保险费。

      本来,我们认为这是一起简单的欠保案。可是,当我们的监察员刚开始调查,就碰到了障碍。根据陆先生提供的单位地址,监察员上门后,发现是他实际工作的小区门岗。虽然当初招聘、录用,都在小区内进行,但由于时间久远,与陆先生一起的几个保安,都说不清用人单位的办公场所在哪里。而用人单位给陆先生等人发放的工资,都是采用现金支付的方式。为了找到用人单位,我们监察人员一次次走访村委会、居民。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在一家修车铺的阁楼上找到了这家劳动服务公司。

      当用人单位的经理接受我们调查时,起初,他带有明显的抵触情绪,经过监察员的政策宣传,他的情绪有了缓和,但他提出,陆先生是2014年11月才入职的。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说法不一,显然,其中肯定有一方说了假话。

      为了搞清事实真相,监察员再次找到陆先生,帮助他寻找证据。经过回忆,陆先生想起,他曾从门岗处拿过2014年4月、8月的考勤表,表内记载了他的出勤记录。经过仔细查找,陆先生找到了这两份考勤表。

      拿着劳动者提供的证据,监察员再次找到用人单位的经理。监察员首先向其告知作伪证的后果;接着,又拿出了证据。惧于法律的威严,又担心作伪证被追责;同时,也吃不准监察员手中还掌握着什么证据,这位经理当场改口,确认了陆先生所说的入职时间。

      在日常工作中,调查是我们监察人员最难最艰苦的工作之一。有些劳动者认为,他说的都是真的,绝无虚假,但是,却拿不出真凭实据。有的劳动者为了保住工作,往往选择忍气吞声,直至离职才与企业“算总账”,但由于时间跨度长、取证难,大大增加了劳动监察工作的调查难度。

      因此,我认为,要想做优秀的劳动监察人员,细心、认真和责任心,是必不可少的综合素质,除此之外,还要具有善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而对于劳动者来说,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一定要保存好手头的证据。

      “合议庭”解决疑难杂症

      2017年3月,一位劳动者来到我们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投诉其服务的一家电子公司未支付加班工资,要求补发长达十多年的双休日及法定假日加班工资69万元。

      接报后,我们即展开了调查。经了解,这位劳动者确于2002年7月1日进入电子公司财务部工作,工作岗位为收款员。主要工作任务,就是每天去公司部分门店收取营业款,当天将钱款交给总部营业厅收银员。整个收款、交款过程由公司司机开车接送,办完交款交接即可下班,公司不对其考勤。

      劳动者认为,他全年无休,每天平均工作7小时,单位对其实施的是综合计时制,因此,必须补足他十多年来的双休日和法定假日的加班工资。用人单位则认为,接送这位劳动者的司机和其他外勤人员,岗位都实施的是不定时工作制,他们对这位劳动者既不考勤,也没有规定下班时间,其工作性质系外勤人员,因此,对他施行的也是不定时工作制,虽然其法定节假日均出勤,但公司已按照规定支付了节假日加班工资。

      面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我们没有断然下结论,而是先走访职工群众,了解情况。通过对电子公司收银员、司机、外勤人员的走访,我们了解到,该用人单位确对司机、外勤人员实行不定时工作制。还调查了这位劳动者的部门主管,主管称曾明确告知他无须到单位坐班,工作时间可自行调节等细节。

      由于实行何种工时制,对加班费的计算结果是不一样的。出于缜密严谨的原则,在掌握证据的基础上,我们召开了内部“合议庭”,采取群策群力的方式,对案件进行了集体讨论。讨论过程中,大家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条分缕析对证据一一“解剖”:判断劳动者是什么工时制,首先要判定其真实的工作状态,劳动者与用人单位都对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足八小时这一事实没有异议,也对工作状态“自由”的特点没有异议,这就在客观上符合了不定时工作制的特性。而劳动者究竟每天工作几小时,用人单位认为六至七小时,劳动者认为七小时,节假日还要多两小时,但劳动者却无法提供相应的证据。虽然监察人员可以实地考察,甚至按其路线走一遍,但长达十多年的时间,路线与门店变化极大,并不能准确还原当时路途所需时间,但从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出发,可以将每日工作时间定为七小时。经过调查,用人单位确实给予了这位劳动者节假日加班工资,但没有足额支付,应该补足差额。此外,考虑到2015年9月3日,因国庆大阅兵,国务院规定放假一天,虽然没有明确该天工作必须发放加班费,但本着公平合理的原则,可以建议企业支付该天的加班费。

      根据“合议庭”讨论结果,我们出具了处理意见书,当事双方没有提出异议,一起疑难杂症就此解决。

      近年来,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投诉案件越来越趋向多样化、复杂化的新情况,我们建立了“合议庭”机制,每当监察员遇到疑难杂症,由其向所在科室提出,科室先自行讨论;如果还是无法判定的话,提交业务管理科,由业务管理科审核后,如认为需要集体讨论共同决策的,召开“合议庭”,举行大讨论,并形成统一意见。

      “合议庭”制度,既提高了劳动监察办案质量,也减少了当事方的讼累,并就此成为我们闵行劳动保障监察工作的一大特色。

附件:C2018-04-11劳权周刊七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