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划龙舟的农妇 有人已经当奶奶了

2017/7/17 20:59:07

作者:zhoumian tanchang 编辑:吴蓉

    新华社长沙7月17日电

      

      “记者朋友,麻烦你出去一下,我们要布置战术了。谢绝外人旁听!”说这话的是参加第十三届全运会龙舟决赛的重庆女队队员杨仁梅,今年45岁的她是一名普通的土家族农妇。

      在分赛场湖南常德刚刚落幕的这次比赛中,杨仁梅这样的普通农妇可不少见,有几支队伍甚至可以直接冠以“农妇龙舟队”的称号。而平均年龄38.5岁的重庆女队甚至都排不进“高龄三甲”。在湖南、广东、贵州等队,五六十岁的队员有好几个,其中有的人已经是奶奶辈儿了。

      “我就是喜欢划龙船儿!”杨仁梅的老家合川地处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江汇合之处,是著名的龙舟之乡。从小耳濡目染的她一直觉得,女人划龙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于是在2011年加入了以合川女队为班底的重庆女队。每次训练都是从早上5点到下午5点,一两天下来,可以把屁股磨到疼得坐不下,把手心磨到起了泡又破、破了又再起的程度。

      比赛秩序册上,重庆女队的“官方全家福”是在一间还贴着春联的农房前拍的。她们平时都在社区里的全民健身器材上练力量。2013年,因为经费短缺,队伍不得不解散。所有人默默回家,打工的打工,种田的种田。杨仁梅说,整整一年,她没有摸过桨下过水,但每天一小时跑步和几百个仰卧起坐却从不曾间断。“因为心里坚信,队伍还有重新集结的那天,”杨仁梅说,

      51岁的湖南女队队员陈玉芳已经是两个孙子的奶奶,这个苗族大妈力气大得很,曾经挑着185斤的担子一口气走了好几里地。2007年,“跑去凑热闹”的她在一次五十多人的选拔赛中划了个第一名,从此开始了自己的龙舟生涯。

      前年,老家麻阳县发洪水,靠养殖和水稻为生的陈玉芳家里一下损失了二十多万元。心情郁闷又无暇分身的陈玉芳“擅自”退队,结果身为村里龙舟队队员的老伴儿和教练轮番来做工作。当自己再次下水起桨的那一刻,陈玉芳才晓得,自己有多爱龙舟。

      为了能随时参加集训,陈玉芳干脆跑到长沙去当配菜师傅。短短两年时间,换过的餐馆已经好几家。“只要打工和集训的时间冲突,那我肯定是把工作辞了,”陈玉芳说,工作好找,但龙舟只有这一条。

      广东女队同样是由一群高龄农妇组成。55岁的方金彩还记得,十多年前,一个60岁的老队员找到自己,希望“年轻的”方金彩能来接班。从那之后,她就深深爱上了龙舟,即使训练到呕吐晕倒也无所谓。渔民出身的她甚至专门做了一条单人龙舟,没事就在自家鱼塘划上几个小时。“这次比完赛我就准备退了,老家乐于划龙舟的女人很多,不愁没有接班人,”方金彩说,自己是时候在家多陪陪两个外孙了。

      在全运会的龙舟赛场,没有人敢轻视这群高龄农妇,不少人还代表中国出战过世界大赛。所向披靡的广东队包揽了本次女子项目的所有金牌,一些比赛中甚至能超出第二名整整一个船身。湖南、重庆女队也有好几块奖牌入账。而与她们相映生辉的,是以福建、湖北、陕西、黑龙江等为代表的学生军。大妈与年轻人同场竞技,也成为本届全运会赛场上最令人称道的一道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