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家政员们的生活更美好

2018/2/5 21:54:36

作者:王慧 编辑:劳动报

      这两年,在庞大的刚需刺激下,家政服务市场快速“成长”。乱象或致保姆群体、家政企业被妖魔化,各种负面报道时有耳闻。在上海,雇主抱怨找阿姨不难,找个好阿姨却要拼人品;而家政员也担忧“在用生命挣钱”,没有安全感。

      家政员释放着都市人的双手,她们在为市民创造着美好生活的同时,也期待自己未来的生活能更美好。如果她们注定有一天只能离去,我们又该如何保障她们在这个城市中的权益和回去后的生活?

      监管如何到位?

      现状:上海的家政行业一直由市商务委、市人社局和市妇联等多方共同管理。近年来,各级政府部门加大对家政服务行业的扶持力度。上海市妇联两年建立了166家上海市示范性家政服务站,并开展了家政服务员注册登记制,全市共注册登记超过22万的家政服务员,并建立了上海家政公共服务网。去年,上海市商务委又把建立“家政服务上门证”制度作为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共计4.5万名家政员已持证上岗,同时也搭建了市商务委家政服务网络中心。

      家政这类特殊行业,市场主体数量多且庞杂,政府的监管成本确实很高,政府制定政策须一以贯之,管理部门只有齐心协力,才能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依照家政业发展的历史沿革,家政服务由市商务委、市人社局、市妇联等部门共同管理。市商务委负责行业管理、产业发展;市人社局负责家政员的就业管理、技能培训;市妇联主导行业协会建设和妇女维权。“三驾马车”应该各司其职,管理互补,形成合力,避免各自为政,重复投入,尽快完善上海家政服务的法律法规,落实监管职责,帮助家政市场平稳地度过供需矛盾突出的特殊阶段。

      建议

      保障如何不缺席?

      现状:接受调查的大部分家政员年龄超过40岁,个别人已60多岁,她们都在担忧养老问题。调查显示,她们和家政服务机构签订的都是中介服务协议,不缴纳养老金,大部分人缴纳的是新农合,少部分人在老家社区缴纳社会保险,有个别人以前是城镇职工有社保。家政员们普遍反映,退休后回老家养老只能领取一两百元养老金,不够生活支出,因此即便现在年纪大了,仍要坚持工作。一些三四十岁的家政员,特别是收入较高的月嫂,在获悉自己每月要缴纳一笔较大额的个人社保费后才能参加上海社保,仍表示希望能签订劳动合同,愿意支付这部分费用。

      据了解,沪上家政公司大多采用两种合同关系:一种是签订中介、雇主和家政员三方协议,还有一种是“准员工制”,即家政员与家政机构签订劳务合同,接受职业培训后由家政机构派工到雇主家。但是这两种方式,都无法涉及真正的职业化管理,也无法真正保障家政员的合法权益。

      家政员的抗风险能力很差,很容易因为一场意外事故而返贫。由于家政员工作期间造成的伤害、致残、死亡等问题没有妥善的解决办法,因此,一旦出现纠纷,无法可依,维权困难。

      一方面、推动职业化的同时,探索灵活就业模式的社会保障机制。

      现代家庭服务业必须走家政服务职业化发展的道路,通过培训、认证、评价到保障、激励,维权等,不断提高员工的职业化素养。而在互联网时代,大量电商、网店、外卖等新行业新业态开始出现,众多自由职业者改变着“企业+员工”的就业结构,变成“平台+个人”的从业形态,最典型的当数打车平台的用工模式,家政员特别是数量庞大的钟点工,用工方式和专车司机类似,一些网上家政服务平台借鉴这一模式,正在积极探索灵活用工机制下的劳动者权益保障。家政员是否也能像众多自由职业者那些通过个人缴付社会保险金的形式获得相应的社会保障,并参照员工制进行规范管理?

      另一方面、引导开发推行以商业保险为补充的“家政服务综合险”。

      完善劳动者的社会保障是职业化的重要标志,也是增加职业稳定性的根本措施。应积极推行覆盖家政服务人员以养老、失业、工伤、医疗保险为重点的社会保障制度。但在家政行业社会保障体系还未充分建立的时下,推动以商业保险为补充的“家政服务综合险”也是一种必要措施。

      以沪上某知名网上家政服务平台为例,与其他家政员计时制结算报酬不同,该平台专门售卖“服务产品”。家政员与平台签订合作协议,并与保险公司签订一揽子用工保险(包括雇主家财险、家政员交通伤害险等),客户网上下单,家政员接单后,保单自动生成,规避了家政员用工中可能发生的职业风险。

      业内建议,政府部门和保险企业能否从家政行业的实际出发,在家政员现有的“农村保险和新农合”等保险之外,引导推动和增加商业险作为补充的“家政服务综合险”的开发,最好涵盖雇主财产险、家政员意外伤害险和第三方责任险,免除家政服务中的后顾之忧。

      建议

      幸福感如何提升?

      现状:由于地域、年龄、文化背景不同,家政员多多少少和雇主有一些摩擦。受访中,部分家政员曾受到雇主歧视,有过不愉快经历。让她们最无法忍受的分别为:社会对家政员有偏见(占50.1%),受到雇主歧视(占7.7%),雇主对自己不信任(占5.3%)。这些不和谐之音,为我们彼此的美好生活打上阴影。

      一位受访阿姨表示,雇主对自己极不尊重,家里光是摄像头就设了三四个,感觉自己被监视了;每次买回来鸡蛋,雇主都会仔仔细细地数过,生怕她多吃一个。

      调查显示,有十多位阿姨曾被要求吃剩菜剩饭,不让同桌吃饭更是普遍现象。某位阿姨透露,雇主特意把自己和她的区分开,把价格贵的菜藏起来,让她哭笑不得。许多家政员希望雇主不要把自己看作低人一等;超过半数的人认为,选择工作最重要的是看雇主待人是否和善,这个选项远高于“报酬”和“工作环境”。

      不少家政员收入颇高,有的月嫂月入一两万元,职业的性价比相当高。即便如此,家政员的社会地位仍然低下,依然是大家眼中的弱势群体。

      建议

      “娘家人”建工会保权益

      据统计,上海持有家政服务卡的家政员超过22万人,约90%以上的家政员为女性,年龄在18岁到50岁之间,她们主要由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民工以及城市的下岗工人组成。家政员分散性大、流动性强、文化程度低、服务技能单一,大量家政员阿姨游离于工会组织之外,难以享受工会组织的维权和服务。如何让家政服务业成为女性弱势群体就业的一条绿色通道,加强对家政员这一目前还不受劳动法调整范围的特殊劳动者群众的权益维护,成为本市各级工会组织调研、解决的课题。

      近年来,上海市总工会聚焦家政员群体,注重顶层设计,自上而下推动和建立家政业工会组织。莫负春主席等市总领导深入基层一线,多次召开家政员入会和服务工作专题会议,对家政业工会的建会方式、组织架构、经费保障、人员构成、时间节点等做出部署,制定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家政服务员入会和服务工作的通知》。特别是去年以来,家政员加入工会提速,从浦东、徐汇、长宁、普陀四个试点区成立区级家政行业工会出发,工会建设以燎原之势,向全市家政业铺开。

      位于浦东花木的某家政服务介绍所旗下有200位家政员,去年8月,介绍所在当地街道工会的牵头组织下,帮助90多名阿姨入会。据介绍,加入工会的多是长期登记在册的老家政员,她们可以获得一次免费体检,工会还会冬送温暖夏送清凉。她们纷纷表示,有了工会撑腰,工作时更有底气了。在第三届家博会上,巾帼园家政整建制地加入工会组织,目前巾帼园已有600位阿姨拥有了工会卡。巾帼园负责人说,不少家政员主动要求加入工会,成为工会会员后,既有看得见的利益,更有隐形的好处,比如可能得到大病医保、工会购物优惠等实惠。更让她们看重的是,在寻找工作时,工会会员更容易获得雇主信任,在遇到不公正对待时,也可以寻求工会“娘家人”的帮助。

      值得称道的是,市总工会还积极整合妇联、家协等各方资源,建立会商通报机制,以推进服务项目落到实处。市总工会专门拿出5000个两病筛查的体检名额给市家协,分发到四个试点区的家政公司,激发家政员的入会意识和入会后的获得感。

      家协建“红黑名单制”扬善惩恶

      为更多家庭创造着美好生活的家政员,理应也得到一个劳动者应有的尊严和尊重。一方面,家协要加强家政员职业道德的培训,让她们清晰“职业角色定位”,加强职业素养,在雇主家庭中不逾矩、不越界、守规矩,不瞎掺和雇主家事,做好本分事。

      另一方面,协会也应营造尊重劳动的和谐氛围,宣扬职业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雇佣双方相互体谅,雇主不要高人一等,保姆也不应心怀芥蒂。有条件时应建立行业“红黑名单制度”,扬善惩恶,构建家政服务和谐共处的“铁三角”关系,让尊重劳动、构建和谐成为我们社会的主流;让尊严劳动、幸福生活成为我们每一个劳动者的价值体现。

      TIPS:细数那些“痛点”

      ■看病不便家政员需要回老家医院看病才能报销医药费,因此,平时有些小毛小病也不会去医院看,大多忍一下,有时会问雇主要些药或者自己去药店买些药服用。安徽籍的王女士曾有次胆囊炎发作,被雇主送到医院,仅一天就花掉8000多元检查、诊治费用,接近她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天她忍着病痛乘车回老家看病。可以说小病靠熬、大病回老家是家政员的普遍情况。

      ■住宿困难钟点工大多和人合租,居住地以老公房、职工宿舍和城郊接合部的农民房为主。而月嫂每次工作周期在一个月左右,许多人在等待期内一般住在中介机构的宿舍里,十平方米的空间往往要挤上十多个人。虽然条件艰苦,但每晚20元的价格是多数人选择这里的最大理由。

      一家母婴家政公司老板反映,这里的阿姨吞吐量大,一年要派1000个阿姨。公司想给阿姨一个廉价的临时落脚地,但还是时常被邻居投诉举报。住宿问题还涉及治安消防、城市管理等安全隐患,希望有关部门能提供一些廉价短租房或家政员驿站,让家政员们能有个安全、规范、价廉的落脚点和休息生活场所。

      ■家人分居在照顾雇主家的老人、孩子时,家政员们却不得不和自己的老人、孩子分离。另外,子女的留守问题对家政员而言也比较头疼。长时间在另一个城市打工,使得家政员的子女教育缺位、亲情缺失。

附件:C2018-02-06美食周刊三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