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登读书会创始人:不要为了缓解焦虑才去学习

2018/5/16 16:06:15

作者:思客 编辑:劳动报

      如果人的一生是一场拉力赛,那么樊登就是一个走位清奇的玩家。他或许不是第一个扎进文科怀抱的理工男,但却是难得的把“读书”这件事搞出了规模和事业的人。

      当我们请樊登用一句话形容自己时,他略作思索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我是一个用读书改变了自己生活的人。”

      1637年,笛卡尔在他的著名哲学论著《谈谈方法》中写到:

      “遍读好书,有如走访著书的前代高贤,同他们促膝谈心,而且是一种精湛的交谈,古人向我们谈出的只是他们最精粹的思想。”

      尽管后世人阴差阳错地将这句话安到了歌德身上,并简略为“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漫天传播,但这并不影响“阅读”行为作为智慧活动的映射,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所代表的重要意义。

      不出意外的话,以读书为乐趣和事业的樊登对此应该也是认同的——虽然小时候的樊登并不喜欢读书。

      “我爸爸是个数学教授。”樊登调侃道,“他认为数理化最有用。”

      受到父亲的影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并没有太多机会去读一些“与之无关的书”,然而,樊登还是“叛变投敌”了。

      彼时在央视的樊登因房贷而痛苦,但在闲时咂摸完《论语》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压力得到了纾解:

      “孔夫子解决了我很多的问题。”

      从2013年发起自己的同名读书会,如今42岁的樊登已经拥有了超过600万的APP会员,书友见面会以及演讲活动并不少见。每年,他都要飞往各地,或海内,或海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樊登实现了他“想要像古人一样周游列国”梦想,而这一切,都是阅读带给他的改变。

      当然,阅读生意带给他的,并不只有好处,“知识付费”的名头渐起,随之而来的不乏质疑。

      “读书你应该自己读,你干吗听一个人讲呢?”

      “谁知道你讲的是不是对的?”

      “摸心口问,这样听真的有用吗?”

      这样的质疑樊登听了不少,然而他并不觉得受到了特别的冒犯,学习与阅读有许多的方式,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取代阅读的作用,只是将学者先贤们的理论客观地呈现出来,至于接触到这一契机的读者能否爱上某本书并从中学到什么,还要靠对方的独立思考。

      “我们最需要做的事是判断,我特别不倡导大家为了缓解焦虑才去学习,因为缓解焦虑与学习的本质,是南辕北辙的。”

      抛开“樊登读书会创始人”这个定位,樊登还有许多身份——很会辩论的工科男、半路出家的央视主持人、大学EMBA的讲师、知识付费领域的成功人士….

      这些繁多的身份与他眼花缭乱的成长经历以及从书中得到的经验不无关系。

      从一个不爱读书的材料学工科生,到一名学完了管理学硕士的传媒学博士,再到如今事业顺遂,家庭颇为美满的生活,樊登坚定地相信着功不唐捐,过多地算计有效无效、有利无利并不在他的操心范围之内,是否在自己计划范围之内也不是很重要,每个人之前做过的努力,总会在之后的某一天发挥出效用。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樊登很强调,他在采访现场还带着一本早上没读完的书,得空就翻着看两眼。

      “我希望所有的年轻人都能够不被观光式的节奏限制,不被观光拖住后腿。如果想成为在某一方面厉害的人,那就多读书。”樊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