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破坏式创新”的互联网时代,企业如何确保未来?

2018/5/16 16:19:44

作者:思客 编辑:劳动报

      当互联网将个人激活并置于社会发展的崭新地位的时候,我们的社会运作模式便也相应地发生了深刻改变。面对这种改变,其实很多人都是非常不适应的。企业界现在一个最为热门的话题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百年老店”按照原有的逻辑干着干着,一夜之间便轰然坍塌。这种被称之为“发展的中断”或者叫“破坏式创新”的东西因何而起,深藏的机理是什么呢?

      如果按照我们原有的经济或社会发展逻辑去理解,这种跨越式、破坏式的创新发展的确让很多人觉得无所依循。其实是有所依循的,只是我们或者不愿意,或者没意识到,现实所呈现出的破坏式创新,折射的是人类社会基础价值观或价值逻辑的重大转型。我认为,自有人类社会以来,无论哪个社会发展阶段所要解决的一个最基本问题就是物质短缺,所以无论是什么社会,它社会组织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用增加物质财富这个“物”的增长为“本”,来改善人们缺吃少穿的状况。一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候,整个工业文明的发展,现代化的进步,使整个人类社会已经能够从总体上解决人们的吃饱穿暖的物质生产的能力问题。尽管分布本身很不均匀,还有绝对贫困的地区,但是人类社会的生产能力已经能够让人类吃饱穿暖了,这是一个重大历史性改变。

      再继续向前走,继续以增加物质财富的“以物为本”的逻辑组织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能够使人们得到更多的幸福、更多的满足吗?西方整个六七十年代一片乱象的实践已经证明,当人们的生存需求、安全需求得到相当的满足之后,人们更高层次上的需求——交往的需求、受到尊重的需求以及个人价值实现的需求便泉涌出来。从对人的发展以及满足人的需要角度去判断,从对人的社会实践自由度是否得到扩张的角度去评价,一个技术、一个产品、一个政策、一个社会的发展逻辑到底怎么跟这种“民意”与“民心”对标,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型。

      从这个角度去分析,为什么诺基亚这样一个老大帝国突然“死亡”,连诺基亚的老板在签署跟微软股权兼并协议时仍然被自己狭隘的逻辑“蒙在鼓里”,它很无辜也很无奈地说:好像我们也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其实如果不是局限于自己的产品逻辑和技术逻辑的话,从人的价值逻辑的角度看,这有什么不解的呢?你是按照你自己的技术逻辑产品逻辑往前走,但是整个社会已经由苹果创造一种新的智能手机的价值模式,它更好地满足了人们与世界之间连接和通信的需要,扩大了人们借助于它所实现的社会实践的自由度,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掌控力,自然就在更高的层次上“延伸了人的需要”,替代诺基亚这种专守语音通话功能的手机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概言之,如果从传统的技术、产品逻辑去看今天的市场和社会发展逻辑,“破坏式创新”的确有所谓“断裂”和跨越之感,但如果以人的逻辑作为一种对标最根本的价值参照的话,你就会觉得一切都是顺乎逻辑和情理的。现在由于互联网的互联互通的巨大传导效应,已经把这个逻辑摆在了各行各业、各个层面。

      面对互联网时代、尤其是互联网发展“下半场”的未来应该怎么去做?在我看来两个东西最为重要:一是要为“边缘创新”预留出相应的空间和时间;二是要确立衡量创新发展的价值准绳。

      所谓“边缘创新”是指,无论一个社会还是一个企业都要在自己的主流发展之外留有相当的自组织空间,这个空间就是“边缘创新”的空间。人类文明发展的实践证明,如果在制度设计中为边缘创新预留相当空间,使一些有可能改善现实新的东西脱颖而出,实现其创新发展,这样的社会或者团体就比较容易长盛不衰。在中国有现实的例子,腾讯团队过去按照他既有逻辑,QQ才是它的主流和发展的主线,如果它当年不允许主流之外的张小龙微信团队的“边缘创新”,如果一味地按照QQ的逻辑走,今天的腾讯会是什么样子?正是因为允许边缘创新,所以张小龙这样一个很边缘的团队异军突起,然后又反过来,反哺了整个腾讯公司,造成今天常胜的状态。今天,互联网的发展呈现出一片混沌复杂的格局时,管理者就应该允许在某些领域中有所创新。

      为确保传媒领域未来发展健康与可持续的另一个关键就是,确立判断一项技术、一种传播形态是否具有巨大的社会发展前景所应持有的三大价值准则:

      第一是看看这种创新的传播技术和传播形态以及传播制度,对于人的社会连接的丰富性有没有扩张,对于人和人之间信息的流动性有没有提升。所以能够促进信息流动性的一定是个好的产品、好的机制构建,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看这种传播技术、传播形态或传播政策是否能够扩大人的社会行动的自由度。所谓媒介就是人体的延伸,如果我们能够借助于某些新的传播技术和传播形态看得更远、听得更远,能够促使我们的实践半径更加宽阔和深远,即扩大了人的自由度。那么,这些传播技术的发展和传播形态的创新就具有着巨大发展价值。

      还有第三点,就是看一种传播技术或传播形态能否化繁为简,有效提升人在当下混乱复杂的社会里的某种控制感。符合这一要求的传播技术和传播形态即那种能够提升人的主体性的技术形态,就是社会进步和价值准则所倡导的方向。

      概言之,在未来的传播发展中,凡是符合上述三大准则的传播领域的技术形态和产品形态就有巨大的发展前景。凡不符合的,哪怕今天的表象再炫,也不过是暂时性的流星划过,不具有未来和强劲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