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快递应“约”而来

2017/1/12 20:59:43

作者:文龙 编辑:劳动报

      呼叫邮政EMS投递或四通一达投送,是过去市民寄送快件的主要方式。但随着互联网技术对社会各行业的改造,快递业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网上发单让人投递,外出门口顺手寄送包裹,类似这样的众包快递模式,开始进入人们的生活。

      出差兼做快递员

      沈先生是做建材生意的,经常出差与客户洽谈生意,在最近这次商务出行过程中,他还顺便体验了一把快递员的工作。

      与骑着电动车载着大小包裹,不停往返于马路间的快递员不同,沈先生的“快递”之旅似乎轻松而愉悦。在联系了寄件人上门取件后,他只要把快递包裹妥善地安放在车里,一蹬油门就可以真正把快件“抛之脑后”,不用分拣、扫码,到了目的地再亲手递交收件人便可。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地址,分别都在沈先生的出发地与目的地附近。

      这笔顺手的快递单,沈先生是从一家名为“今日道”的快递信息服务平台上获取的。在通过身份证与车牌认证后,沈先生获取了接单资格。在公差出发前,沈先生恰好在平台上找到了一单合适的,凭借顺手的举手之劳,他获得了100多元的收入。

      “用下来觉得还不错,毕竟是顺路带,车子里面放点东西没什么负担,正好可以抵掉过路费。”沈先生说,建材行业有淡季旺季之分,如果自己出去办事不是很急,或者去外地出差,会考虑看看平台上有没有合适的快递单带下。

      有接单的服务者,便有发单的客户。冯先生有一天需要寄送一个文件,必须在下班前到达对方单位,但由于已过中午,叫顺丰也不能保证当天能到。冯先生此时想到了朋友推荐的“今日道”,便下载了APP,试着找人快递过去。

      一个小时后,冯先生的订单有了响应。收件人上门领取了冯先生的文件,并在二三个小时后送到了对方单位。在和收件人通话得到收件的确准信息之后,冯先生在平台上点击了付款确认,快件运送10公里多共花费20多元。“如果订单没反应,我可能只得亲自过去一次了,但现在这样比自己跑一次方便很多”,冯先生说道。

      点对点配送更快更便宜

      类似这种兼职快递抢单的模式,近年来开始流行,用行话说叫“众包物流”。“人人快递”据称是国内第一家开展“众包”业务的公司,公司创始人兼CEO谢勤用5年的时间带领公司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众包”物流平台之一,开创了物流行业的全新模式。

      在第一浪掀起后,追浪者比比皆是。“京东众包”也是其中之一。“以专人直送、承诺60分钟送达”为特色的“闪送”,在上线一年内吸引了近10万的闪送员,其中包含一定比例的兼职快递员。提供最后3公里物流服务的“达达”配送,注册的“众包”快递员也超过130万人。前文提到的“今日道”,是去年上线的行业新进入者,主打“顺手送”。

      通过建立双边的信息服务平台,供注册用户发单及抢单,“今日道”可以匹配有特定寄件需求的寄件人,以及有时间有“巧合”可以提供服务的送件人。从供需角度和人的因素来看,如果运行顺畅,不仅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还能提升劳动力资源利用率,降低社会运行成本,其价值不言而喻。

      此外,相比传统快递公司,部分“众包快递”在寄件费用和配送时间上也有一定的优势。“今日道”CEO杜坤表示,传统的快递模式是快递员上门揽件后,先配送至快递公司中转站,之后再由中转站根据各个物件的目的地收件区域分发,这固然是为了满足大体量快件的寄发需求,但如果落实到单件上,点对点才是最快的配送模式,而这恰好可以由众包快递模式实现。

      此外,杜坤发现,传统快递民营企业的快递员,需要就每张快递单向快递公司缴纳3.5至5元不等的费用,类似于他们收发每件快递的成本费用或曰“份子钱”,因此每单留给他们的利润很低,这笔成本费用支出成了“今日道”可以在价格上跳舞的空间。

      “如今快递员依附在快速公司里面,是因为快递公司可以提供揽件量保证,但如果有足够的寄件信息发布在我们平台上,快递员就无须向公司缴纳这笔费用,去除了中间环节,让他们赚到更多的钱,提升服务质量。信息平台的透明,也让不同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不用集中在一块区域抢生意,提升社会运行效率。”

      网约工与平台的关系之殇

      众包模式让更多人可以以兼职身份加入快递员队伍,也以其宽松、自由、相对挣钱快的优势吸引了“缺钱有闲”一族,但是这种模式的弊端也不可忽略,用户寄件首要考虑的必是安全性,因此对兼职快递模式的服务质量与诚信度质疑难以避免。

      对于这个绕不开的话题,每个平台有各自不同的做法,如今日道要求注册接单的“快递员”提供身份证与车牌号,并对接了公安系统进行审核,对于配送的异常件也有相应的处罚方法;闪送平台要求闪送员经过面试、培训等持证上岗,还开发了专属微信公众号,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也以相应的管理、运作制度来提高闪送员的归属感。

      京东主要优势是自营物流体系,京配快递人员会对众包快递员进行一对一的帮扶,在路线、技巧等维度进行指导,京东也要求众包快递员缴纳保证金以减少刷单情况。

      沈先生对新生事物会产生的问题看法倒是比较宽容。他认为,快件交给邮政或快递公司也有丢失损坏的可能性。而根据目前的快递行规,赔付也仅有运费的几倍,除了保价商品外一般难以弥补损失。不过沈先生也坦言,如果是重要文件,他还是会亲自送上门。杜坤提到除了法律作为底层保证外,平台若能进一步提升对于快递员的价值,就相对不担心他们因一次配送处罚就丢失信誉或弃用平台。

      众包快递员作为这一新型服务关系的核心,其劳动关系也受到了关注,这其实也是很多“互联网+”重构的商业中,“网约工”的普遍问题。尤其是较容易出现伤残事故的快递行业,如果出现了伤残怎么办,是很多网约工忽略但其实重要的问题。

      对此,北京市广盛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主任律师庞春云表示,平台既可以与网约工建立劳动关系,也可以建立劳务关系。前者参照劳动法的规定,后者参照民法规定。例如出现了伤残情况,将根据平台与网约工签订的合同,以及实际的用工情况来认定。如果是劳动关系,网约工可以享受工伤等待遇,劳务关系则根据过错责任来判定赔付标准。

      另外,很多网约工担心偶尔为之的兼职,是否会因小失大,影响自己的本职工作。对此庞律师表示,法律没有规定说公司员工不能同时从事其他工作,但用人单位可能会通过规章制度约束劳动者从事网约工等业余工作。如果单位没有此规定,除非网约工的兼职严重影响了本单位的生产行为,或单位提出后拒不改正,否则单位没有理由处罚相应员工。

      共享经济时代已经到来?

      尽管远说不上完美,但毋庸置疑的是,众包模式背后的共享经济,已经在“互联网+”时代蓬勃兴起。以前我们分享的还主要是房屋、汽车等少数物品,现在还可以分享劳务、技能、资金、知识、经验等等。

      以前由于条件限制,共享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但如今其已成为一种经济形态。这首先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广泛深入覆盖到了每一个区域、行业和领域,为人和人、人和物的连接提供了平台和支撑。其次闲置资源也越来越多,让这些资源变得有用实现其价值,就显得十分重要。

      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万亿元,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约5000万,保守估计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总人数超过5亿。而业内预计,未来5年我国分享经济增长年均将在40%左右,到2020年市场规模或将占我国GDP的10%以上。

      分享经济主要的特点就是开放和协作,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因此,这不仅是一种时尚、一股风潮,它背后有强大的经济逻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作者杰里米·里夫金甚至认为,分享经济将催生一个“零边际成本”的社会。

      人人快递创始人兼CEO谢勤说,健康的共享经济带来的是一个多赢的局面。分享资源的人可以获得收益,利用资源的人可以更加方便快捷地满足自己的个性化需要,资源的高效利用意味着浪费减少,这给全社会都带来好处。

附件:C2017-01-13时尚周刊四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