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本的幸福感大于一切”

2017/9/3 23:27:59

     “我要求学生扫一眼,立刻说出所见到的80%的植物名字。”今年35岁的星耀武是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瑞士和美国双博士后。其研究范围从热带雨林到冰缘带,从古植物化石到现代植物。一万多种植物类别熟记在心,他被称作行走的“植物字典”。

     

      2003年,21岁的星耀武考上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生,从事现代植物学研究。2004年暑期,他第一次参加科考。“我晚上住老乡家、白天钻各种林子,怀揣1500元钱,在野外考察了近三周。就在我快放弃时,我终于找到了一株有2米叶长、带果实和花序的省藤……”

     

      星耀武说,每一种植物都隐藏着附近生态信息的密码,破解密码就能了解生物多样性的来龙去脉。“科考中,擦伤、摔伤、刺伤、咬伤都是常事,但找到标本的幸福感大于一切。科考的魅力就在于不断挑战危险与未知。”

     

      破解植物化石密码用数据挑战不可能

     

      2006年,星耀武开始了在植物研究所博士阶段的学习,选择的方向是冷门的植物化石研究。星耀武说,“但我对植物演化与环境变化的关系产生了浓厚兴趣,毕竟化石是最直接的证据。”

     

      当时,课题组甚至连一块化石材料都没有,星耀武必须从第一块化石找起。两年里他踏遍整个云南,发现了近20个化石点。“到毕业时,课题组已找到上万块植物化石,涉及300多个物种。得出了导致很多植物灭绝的原因。”

     

      2010年7月,星耀武到瑞士苏黎世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的机会,师从世界著名植物学家、生物地理学家皮特·林德,做全球被子植物(即开花植物)在新生代的演化研究。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星耀武主要负责建立6500万年以来全球最大的被子植物化石数据库。

     

      两年间,星耀武查阅大量数据及论文,整理全球2000多个化石点的详细数据。“我脑海中愈发清晰地出现了一条被子植物演化时间轴,破解隐藏的大数据,对于今天人类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大有裨益。”

     

      毕生探究终极梦想弄清中国植物区系

     

      此后,星耀武来到美国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从事博士后工作。“通过大量文献的阅读,我发现我国的生物多样性虽丰富,却很少受到关注。拿得出手的叫得响的论文少之又少。”于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中国的土地做出让国际同行认可的工作。

     

      2016年,34岁的星耀武刚刚完成在美国的博士后研究毅然回国,并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得到了国家项目资金支持,成为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一名博导,带领生物地理与生态学研究组开始了对我国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的研究。不到一年,他的论文发表在了国际知名刊物《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弄清中国植物区系的来龙去脉,是他的终极梦想。“为了这个目标,我愿意用毕生去探究。”●据新华社昆明9月3日电